次元游荡者00

漫画伏笔埋的真长啊

重看小英雄黑道篇的时候,不停地发现作者伏笔埋得真长真深啊!巨神兵原来那么早就出场过了!不仅从篇幅上还是时间上,都很早就出场了!

我们先看看巨神兵正式出场的定妆照


定妆照和出场台词里一共有三个标志点,挂在脖子上的收音机、OFA的仆人身份、突出的下犬齿。


然后是从篇幅上,较早的,英雄杀手篇的最后


那高大的背影!森林!和收音机!毫无疑问是巨神兵!


其实到这里的伏笔还算好,但是万万没想到,巨神兵在切岛的回忆中也出现了!还是切岛改变的一个契机!



同样的收音机,称呼某人为主人,还有突出的犬牙!

这个时间点是小英雄们初三填报升学志愿的时候,而且原作下一页立刻就说到了淤泥时间,所以这个时候也就是差不多出久和欧叔初遇之前一点的时间点。

而且收音机中广播的内容也很有意思。我现在强烈怀疑“跳人”的翻译,其实是因为巨神兵口齿不清错说了欧尔麦特的名字发音而造成的。


头两次看这里的时候完全都把这边当成独立事件了。第三次看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这个大块头原来就是巨神兵!然后不得不佩服作者埋伏笔的技巧之高。








然后,吐一个无关紧要的槽。

重看小英雄黑道篇漫画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之前忽略但是发现后就不吐不快的bug。百万学长的个性透过,漫画中甚至很科学的解释了“因为光线也会透过所以发动技能的时候是眼前是黑的”,但是啊!被光线透过的话,学长本身也是会变得“看不见”的啊!会变透明的啊!虽然是知道看漫画向来不能压物理大师棺材板的,但是这个,明明之前很完美的压住了,怎么最后一刻还是掀起来了呢

对于黑道篇的感想

对于黑道篇的感想



    前一阵子逛贴吧的时候,看到不少人一直在说黑道篇的不好,把他


当成了目前所有故事里最差的一个。主要诟病是在于剧情突兀和主角光环


。主角光环这个是没办法的,是主角都有光环,而且到目前为止绿谷的光


环应该已经算是很小的一个主角了。而剧情突兀这点,我是真的很不赞同


,因为我觉得,黑道篇明明是一个承前启后埋满了伏笔的篇章。这几天重


看漫画的时候更是发现了很多之前看的时候没有注意到的细节,然后又发


现作者是一个绝对不会放空枪的人。漫画里出现的任何一个人或物,甚至


是一句话,都不会只是单单出现一次,基本全都在之后的事件中会再次出


现呼应。而漫画185出来之后,也让我更加确信了一些之前的猜测。所以


想要整理一下我对黑道篇的看法。

    不过说是整理其实也就是凌乱的想到哪里吐到哪里的吐槽而已。




    先说说黑道篇透露出来的最大的一个信息,那就是欧叔有一个会惨


死的未来,而且就是这一两年内。这是一个爆炸性的信息,一时间大家都


在讨论欧叔到底会不会死和会怎么死。我的看法是,经过黑道篇以后,欧


叔死亡的flag其实已经被拔掉了。

    跳出剧情看,整个黑道篇的中心思想之一就是关于“既定未来”与


“改变未来”的争斗。从黑道篇开始,夜眼一直认为未来不可改变,看到


并且认定了欧叔死亡,出久等人死亡,营救失败等未来。但是黑道篇的结


局是,出久改变了未来,而夜眼临终前夜改变了想法,认为未来是可以改


变的。这个时候其实就等于已经拔了“欧叔死亡”的旗了。如果都到了这


份上欧叔还是如预知般死了,那简直就是作者自己打自己脸,连想表达的


思想都是矛盾混乱的。而同时黑道篇的意义也大打折扣,成了只有“主要


内容”,没有“中心思想”的故事。

    从剧情内部逻辑来看,出久这次改变的未来,其实也是间接改变了


欧叔死亡的未来。按照夜眼之前看过的未来从未改变过这一点来看,可以


认为夜眼预知的未来都是处在同一个条未来线上的。那么按照事物普遍因


果相关的理论来看,也可以认为“Eri夺还失败”和“欧叔死亡”这两件


事情之间存在某种潜在的因果关系。那么改变了“Eri夺还失败”的这个


果,也可以说是已经改变了“欧叔死亡”这件事情的一个因,于是从这个


点开始,未来线脱离了夜眼之前的预知。当然仅这一点并不能说“欧叔死


亡”的结果一定改变了。但是想想Eri的个性!夺回Eri意味着英雄方得


到了目前已知最大的一个挂,而且185已经确定Eri正式入籍雄英。那么


在Eri练习控制住个性的阶段,她最有可能就是接治愈女郎的班,成为医


疗角色。再算上雄英方还有相泽这个挂,也就是意味着,只要对象没有死


透,Eri在发动个性的时候不失控到当初她接触她父亲时那种程度,那么


哪怕Eri控制的并不完美,也可以由相泽辅助而达到“完美”的效果。那


么,在欧叔真的迎接夜眼所见的“极其凄惨”的未来的那一刻的时候,有


Eri和没有Eri就是截然相反的两个结果。

    再有一点,就是黑道篇时所展现出来的,欧叔自己的意志的改变。


在欧叔最初听到自己会死的预言的时候,可以说他是认命的,是以一种欣


然赴死的心态在活在战斗,神野之战的时候他甚至都做好语言实现的准备


了。然后经过家访之后,他的想法彻底改变了。他想改变命运,想活下去


    而黑道篇正是在讲人们的期望会对未来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和“欧叔之死”一起被讨论的还有百万的个性会不会恢复这个问题


。其实这个我觉得大家应该一开始就都是偏向于一定会恢复这个答案的。


而且我认为,百万回复个性甚至都不需要Eri动用个性。因为实际上,治


崎已经研究出了能恢复个性的血清。现在4个成品5个血清全在死柄木手


上。如果以后能抢回来的话那就万事大吉了。



    最后说说个人对于黑道篇的另一点看法。个人感觉,黑道篇直接描


写下成长最多的大概是切岛,但是整件事件下来,实际上成长最大的是死


柄木,获得最大战果的也是敌联合。黑道篇整体其实是英雄、敌联和八斋


会的三方博弈。八斋会最后全盘皆输;英雄虽然达成了自己的目的救回了


Eri,但是付出了夜眼和砂之英雄两个人的生命以及百万的个性;而敌联


牺牲了磁姐和压缩的一只手,但是接收了八斋会经营攒下的所有地盘、资


金、人脉和势力,还得到了目标的成品和血清。而且,敌联的所有牺牲全


部发生在死柄木决定加入战局之前。那个时候的死柄木尚未成长,还明显


保留着“小孩子”的特征,因为“不喜欢”所以直接和势力远超自己的八


斋会干上了,因此付出了牺牲。而之后死柄木迅速成长起来了。这么看的


话,可以说死柄木在决定加入战局之后是以无损的结果拿到了所有他设定


为目标的东西,驱虎吞狼坐收渔利。而这还是死柄木离开了AFO之后,真


真正正意义上的初战。仅看成长速度的话,甚至超过当初的绿谷。仅目前


看来,AFO的这个棒的确交接得非常好,比现阶段的OFA要好。


    说道交棒,就想到了现阶段“和平的象征”的交接。185虽然讲的是


新的英雄排名,但是我是从里边看出了一点交棒的味道。不仅有交给谁的


问题,还有交什么,怎么教的问题。虽然作为读者我们都知道这个棒最后


是要绿谷来接的,但是在欧叔隐退绿谷能挑起大梁之前的“空窗期”,我


觉得接棒、至少是有意接棒的,是安德瓦。在欧叔隐退之前,安德瓦看到


的是第一,是最强,是无法逾越的鸿沟和高山,所以他不是斯坦因认可的


那种英雄,也没看到欧叔在看的风景。欧叔隐退之后,挡在安德瓦眼前的


高山消失了,他眼前的风景变了,所处的位置也变了。他站成为了最高峰


,然后感觉到民众在看着的依然是已经不存在了的幻影的时候,他迷茫了


。就算欧叔和他说他不用有和自己一样的目标,但是安德瓦也不得不看到


欧叔之前在看的风景,然后开始思考何为最强。在补习班和欧叔聊过天的


安德瓦改变很明显,不管有没有明说,他的确开始试着扛起“和平的象征


”这面旗。



    絮絮叨叨了这么多,在写的时候回去反漫画,结果翻出了越来越多


的细节。总之,想说目前从黑道篇到185,这绝对是承前启后充满铺垫和


细节的大段落!我要再回去找细节了。非常感谢看我絮叨的朋友们。欢迎


来和我讨论哦~


一个脑洞 cp:太国

 我昨天看了61.5的生肉以后,在我脑海中从小说一开始到现在的事,重新编排除了奇怪的脑洞 


我一直觉得,特务科就和婚介所一样。

夏目撮合了社长和乱步

种田撮合了太宰和国木田

就连安吾也给纪德和织田作连了条线,虽然就他这条BE了


看了61.5话生肉后的感想吐槽和换人推测与分析

今天看了完整的61.5话生肉。嗯,中也很帅,天兵降临一样,毋庸置疑的飒爽登场的英雄。国木田也超帅,而且他最后看破了铁肠的异能效果了啊!超厉害有没有!不同于中也,国木田他是近乎惨烈和悲壮的帅。按照之前与谢野的说法,如果说中也是童话中带着强大的魔法与剑,在众人危难之际出现拯救大家的英雄的话;国木田就是为了大家能够活下去然后反击而选择牺牲自己和敌人同归于尽,阻挡敌人为大家断后的英雄。


虽然说最后那里的台词真的有点羞耻啊国木田先生(捂脸)。还有你那时有时无的眼镜是怎么回事?


是说,四个人上了直升机知道社长和首领的交易之后,国木田竟然被三个人联合吐槽了啊!人家正因为遭受精神攻击在消沉的时候你们这么吐槽好吗!?同伴爱呢!不过感觉,这大概也是说明,大家都能感受到国木田的异常,但是因为得救了觉得舒了口气放松下来了的关系吧。毕竟在逃亡中感到异常的时候大家都还是很正经的。但是,正因为国木田还在精神攻击中没放松下来,所以才能及时发现铁肠的二次攻击,然后毅然决然去断后了吧。话说我这重看的时候才发现,中也竟然是看着国木田跳下去的!这一幕在中也这个极重情义的人眼中一定冲击不小吧。


然后很想说,为什么不管是谁,对上国木田都不约而同地全部使用精神攻击啊啊啊啊啊!虽然我也觉得对他这种一不怕疼二不怕死的人,比起肉体伤害还是精神凌虐来的有效得多。这之后国木田精神不出点什么问题真的对不起这么多描写了啊。而且感觉现在他的精神已经发生转变了。以前只会说“这不是理想”的国木田,现在会说出“这就是现实”这种话,再联想一下剧场版他的异能本体拿着的笔记本上的“妥协”二字,嗯,不能深想。我觉得国木田可能之前只是一味向着理想迈进,他觉得自己为了理想可以什么都不怕,而且他也的确为了理想殉死了三次了(小文、少女和这次),但是这次条野的话似乎让他注意到了之前自己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话说回来在这里我要稍微吐个小槽。中也同学,其实你根本不用怕铁肠把螺旋翼打断才对啊!打断了以后你可以用重力操作把直升机浮起来啊!还可以用重力操作把铁肠压下去啊!你其实可以无所畏惧啊!



接下来,就到了重头的,关于换人的推测和分析了。

在推测之前,首先要弄清楚的是,森首领所说的“侦探社的一员移籍港口黑手党”这件事的本质,是“暂时租赁”还是“永久买断”。个人认为,不管是从剧情上还是从人物上分析,这个只能是“暂时租赁”。剧情就不说了。从人物上来讲,首领不管嘴上说成什么样,他心里也一定都清楚,过来的这个人始终留不住,最后还是要回去的。

其实从之前对于太宰、镜花和红叶的态度就能看出来,森首领是不会强留心不在黑手党的人的。最明显的就是太宰。森首领多想太宰能回去有目共睹,如果他真是用强的那种首领,他早就可以把太宰抢回去了。毕竟小说一里可以看出来,太宰刚入社还在入社测试的阶段,芥川就知道太宰去了侦探社了,那也就是说森首领肯定也知道。但是他没有任何动作。包括之后三社战争的时候,他可以单单保护太宰等一个希望渺茫的回心转意,但是也没有做出威胁或者交易之类的,威逼利诱太宰回去的事情。对于镜花的叛逃也是持放手的态度。最后让红叶抢回镜花也并不是森首领对于镜花的动作,而只是为了满足红叶的要求而已。在红叶这里,森首领甚至一度对于红叶现在还留在可以说是与她有仇的黑手党这一行为感到不理解,因为他觉得红叶的心应该不在黑手党了,所以还问她为什么不走。共噬的时候,从广津老爷子的话里也可以看出,但是现在留在黑手党的人基本都是真心想留下的。所以知道,森首领用人方面是不留无心人的。

那么他为什么要提出要一个侦探社员作交换的条件呢?这就要从森首领对于“港口黑手党”和“港口黑手党首领”还有“森欧外”的理解和定位来看了。森首领说过,黑手党是讲恩义和面子的组织;是将暴力作为流通货币的经济行为体;而首领是整个组织的奴隶,为了组织的生存与繁荣什么都要欣然执行。所以,只要森首领还在“港口黑手党首领”这个位置上坐着一天,他就一天不能只是“森欧外”而是“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森欧外”。所以太宰当初可以凭着自己喜欢一走了之,但是森首领不能凭着自己的性子随意挥霍黑手党的力量。这样的话就很好理解了,公对公,私对私。这次并不是“福泽谕吉”对“森欧外”提出请求,而是“武装侦探社”对“港口黑手党”提出请求。虽然在“三分构想”内,侦探社是不可或缺的,但是就算在“三分构想”内,二者之间有互相配合的默契,港黑也并没有一定要保护侦探社的义务。天人五衰发展到现在还只是侦探社的私怨,和三分构想以及横滨安危尚未发生直接关系。港黑目前趟进这滩浑水等于是明着和政府作对,是冒着极大的风险,百害而无一利的。“港黑党首”不可以让组织毫无利益可图就卷入一场战役,他必须让侦探社付出对等的代价。

个人感觉,森首领和社长通电话的时候,虽然笑得很狐狸,但是挂了电话之后也并没有那么欣喜若狂。因为在这个位置他其实也很难做,他不能不接受社长的请求,但是又不能白白接受,还得想出一个不会跟对方彻底闹翻不把对方彻底打死同时又能让己方最大化攫取利益的条件。

于是就有了移籍这个交换条件。其实我觉得只是换一个人来已经是黑手党出血大放送了。要是别的组织让黑手党来帮忙阻止组织覆灭这种危机,那之后黑手党把对方吃下一半都是少的。

所以现在就能推测出来,森先生是心知肚明将要要过来一个之后一定会回去的人的,那么这个人就得是来了对黑手党极其有用,走了对黑手党毫发无伤的人。而且八成走的时候森首领还要再从侦探社那里扒点利益过来:-D


这样的话,首先排除的就是乱步,接着我排除的是敦和镜花。

先说敦和镜花,在社长没有对自己的异能撒谎的情况下,他们两个只要移籍了,那么他们的异能也就废了。镜花的战斗力会锐减。而敦别说战斗了,他简直就是颗不定时炸弹,无法控制自己的异能,每天晚上变身一次,只会给黑手党带来麻烦而已。这两个人对黑手党来说没有用,所以他们两个pass。

乱步的话属于来了就不能走了的那种。他来黑手党转一圈,黑手党就再也没有秘密可言了。不管乱步本身对这些秘密是否有兴趣,让他来转一圈都是给黑手党造成了一个极其重大的隐患。而且如果要了乱步,对福泽的挑衅意味太强。就算森首领和福泽社长两个人之间自有默契,但是在两人的私交上无缘无故划这么一刀,只有毫无意义的损伤而已。所以乱步pass。

太宰的话,虽然我觉得他大概是森首领心目中继承人第一后补,但是要他其实风险也很大。因为他走了第一次,那就可以走第二次。看不住人那是黑手党自己无能,不能怨太宰和侦探社。选太宰属于基本上是在赌一个赔本买卖,再加上之前森首领对要太宰回去这件事的态度,我个人觉得选太宰这个可能性虽然不是零但是真的不大。

国木田的话,其实他是符合“来了有用走了无伤”这个原则的。而且他不愿意犯罪的话,只要让他负责黑手党台面上那些白的业务就可以了。另外,让国木田和黑手党建立一定的关系也是有必要的。因为他是下任社长,作为继承“三分构想”一部分的领导者,不管以后他的身边有没有太宰辅佐,不管他自身意愿为何,他都必须了解黑手党并且和黑手党的下一任领导者建立默契。所以,假如基于森首领已经知道他是内定的下任社长来推理的话,总有一天他得让国木田知道黑手党的事情。但是基于同样的前提的话,选国木田也是挑衅意味比较强的选项。因为如果是在“永久买断”的移籍条件下,选了国木田就等于毁了侦探社的下一代;在“暂时租赁”的条件下,那也是拿掉了侦探社的一大支柱。而且国木田毕竟还有福泽的弟子这么一层身份在。在目前这种情况下选他多少有点“我要让你后继无人”的意思,和选乱步一样,是有伤私人交情的。如果真的是要交接的话,我感觉森首领和社长应该会选择更平和的时间点。所以国木田属于是有一定可能性被选上的人。话说要是选了他,我简直能想象到他把自己手下的黑手党成员全都训练成八点准时到岗清理文件,每天组织体能训练,定期在地盘里义务帮扶,火并的时候只伤人不杀人的黑手党标兵的情景。

贤治的话,如果选他那森首领真的是太会做人了。因为贤治是一个很自然态的人,他的淳朴决定了他不会真的做出什么恶行。移籍以后大概就是从“是你们炸了隔壁黑社会的汽车吗?不是呀,谢谢你们告诉我实情。”变成“是你们炸了我家黑社会的汽车吗?不是呀。谢谢你们告诉我实情。”这个样子。完全没有变化,完全没有区别,完全没有影响啊好吗!哦,以后说不定森首领和干部那里还会时不时收到贤治寄来的猪肉萝卜之类的东西。

最后的谷崎和与谢野,他们两个是我觉得被选中的可能性非常之大的人。

先说谷崎,他的能力被广津钦点“太过适合于暗杀”,而且就算不用暗杀,仅用于秘密调查和交易,那也是非常有用的能力。而且虽然黑手党曾经用威胁直美激怒过谷崎,但是反过来讲,只要他们善待直美,和直美搞好关系,那么和谷崎搞好关系就也是很简单的事情。另外,这次国木田断后前特意托付了谷崎,一定要曝光真凶。曝光真凶就意味着要和政府作对,那就是非法立场反而比合法立场更方便,谷崎自己也可能会产生移籍的意愿。所以选谷崎的可能性,很高。

最后说与谢野。她的可能性在我看来可以说是最高的了。作为医生来讲,她的能力对于把暴力当成货币的黑手党来说,那简直就是求而不得的印钞机一样的能力。这几话也一直在暗示与谢野之前和森欧外有关系。就算森首领这里可能是与谢野不愿意去的安全地方,但是熟人见面心照不宣的东西比较多的话,之后的相处和配合也会方便得多。而且正因为有这层交情在,森欧外也可以放心地让与谢野和干部们接触的比较深入,而不用担心她回去以后说什么不该说的话。要是真的选了她,我觉得看着她给黑手党干部们治愈身体创伤的同时造成不可挽回的心理创伤的画面一定非常有意思,想想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就是这次生肉的推测了。当然只是推测而已,要是作者给出了出乎意料的答案打脸啪啪啪了,也是可能性很大的事情啊。

话说我好在意条野跟国木田说那句话到底什么意思啊,感觉是个重点。静待翻译。


看了图透,中也超帅!!!!

侦探社和黑手党果然结盟毫无悬念。所以中也是来国木田他们这边,首领又祝社长武运昌隆的话是说社长要去乱步那边吗?之前看过有人推测芥川可能要去敦那边。这么看好像很有可能是这么分布啊。以及,我对国木田麻麻的最终命运并不担心,但是对于他接下来会遭受什么真的很感兴趣了……对晶子姐姐的过去也很感兴趣,死之天使什么的,是个大故事。

算算时间,说不定出差回来刚好看到新鲜汉化!当然如果出差前看到会更高兴。

文野手游,给力!

幼稚园的大家实在太可爱了!虽然已经很晚了也有很多人分享了,但是还是要记录一下全员的幼稚园图鉴!然后,不得不说,幼年版的中也和小文真的好像!难怪小文刚出场的时候有好多人都在推测她是中也你的妹妹!因为真的好像有没有!

















小文和这个真的很像有没有!





在截关卡布偶的时候弄了个某种意义上很惨烈的修罗场组合出来hhhhhh。


然后突然想到,虽然在幼稚园白天和下午的场景里不显,但是夜晚场景的话,就很可怕了不是吗!放课后空无一人的深夜的幼稚园里,布偶们全都活动起来了!这简直堪比学院不可思议了不是嘛!

然后顺便记录一下我惨烈的限定池抽卡……


从太宰池里抽出了谷崎和乱步,在普通池里用R劵平衡概率的时候出了异能无效宰,然后在国木田池里出了柠檬炸弹……虽然除了乱步三宝以外别的都是新卡没错了,但是你们这些普池的卡在限定池里出个没完要怎样啊!再回想过去,在圣诞池里出了普乱,在社长池里出了镜花,在泳装池里出了国木田贤治和广津老爷子,在中也池里……对不起,中也池里2000石头什么都没出……所以我在限定池里出的SSR从来都不是限定SSR是要怎样啊!是说不只限定SSR,就连限定SR也只出过一个泳装乱步好嘛!动摇国还是他进了普池以后出的,羞涩中也至今还没见到影子呢!明明限定的概率是3倍哦!

不过我觉得按照决战敦和决战芥的复刻频率,再等重力使黑时宰闪光国的复刻还是有希望的。下次指不定开旧双黑池新搭档池或者直接新旧搭档池就把他们全都复刻了。

现在还是赶紧刷限时称号来的要紧。因为这次限时称号和限时卡时间是重合的,所以个人建议刷到限定卡以后,疯狂地刷3体或者7体的低难度本。因为一共19个称号要刷至少70关时间还是比较紧张的,低体力本很快就能刷完,然后就能从限时任务里解放了。

最后的最后,请容我大笑一声:

森首领还没有SSR!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说扣糖 CP:太国

今天重新翻太国专场的小说一的时候,结果又扣到了糖。啊,官方小说里真的是暗暗藏着数不尽的糖啊。


首先是太宰吃毒蘑菇吃到看到幻觉的时候,看到国木田就邀请他和自己一起共赴黄泉了啊!虽然动画里这一幕也没有删掉,但是当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这这这,这是邀请国木田和自己一起殉情啊!所以太宰你早在觉醒要和美女一起殉情的意识之前两年的时候,就早早觉醒了要和国木田君一起殉情共走黄泉路的意识了吗!



然后,看到这一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内心猛烈地爆出了一句“所以国木田君你就这么被捕获了吗!”的吐槽




虽然,我其实是想重新看一遍这一段,确定一下这句话。看到书上的翻译之后只能说,啊,果然官翻还是官翻啊,中规中矩。因为还看过网络上的自翻版,这里那句话是“有你做搭档真是太棒了!”总觉得,如果日文愿意更接近这样的话,有点过于带感了。






最后,是小说四里的这一段。因为这一本没买到官中,只看了网络翻译版。但是这一段

“那是,什么......!”在监禁室大闹一番后成功逃出的国木田,手腕上还清晰的残留着手铐的痕迹。

“那是'异能兵器'。”太宰用着异常冷静的声音说到,“似乎是没有赶上呢。”

“你说那是......'异能'?开什么玩笑,那种东西,已经超越了异能力的规模了!”

缩小的火球,来到了二人的身边。

从岛的边界开始,火球溶化了所有的东西。甚至连海水也开始沸腾,蒸发,甚至等离子化。拥有数千度高温的水蒸气等离子吹飞二人,甚至连骨头都碳化,只在石阶上留下淡淡的痕迹,然后很快的,石阶也溶化了。

在消失的瞬间,太宰似乎说了一句什么。但是用来传达这句话的空气都已经等离子化,没有传达到任何地方就已经消失了。

很久以后才后知后觉,这是太宰治同学终于在某个被改变而已经消失了的未来里,达成了一次和国木田殉情和别人死在一起结局。




所以,其实我站的CP虽冷但是一点都不缺粮!(疯狂自我安慰中)想看太国的话就回去翻翻小说一,想看社乱的话就回去翻翻小说三!我还可以再挖官糖!

不过还是要发个抱怨,动画把小说一改的太多了!删减了好多两个人之间的互动,然后还强插了个敦进去。最想看的枪指头的那段掐没了/(ㄒoㄒ)/~~我想看的二人世界也变成三口之家了/(ㄒoㄒ)/~~要是能像小说二一样独立的几集就好了。也很想看小说三动画化啊!但是一定是要不删不减的动画化啊!想听晶子姐姐说“你们两个还发生过这么有趣的事情”这句话!想看社长和乱步非常罗曼蒂克的初遇!

这将是一场豪赌。

与谢野看着太宰。蝴蝶在灰色的房间里围着他们飞舞,它们停驻在国木田的身上,修复他的伤口,填补他流逝的生命。

虽然你是他的天命,但如果你不是一个能和那个魔人抗衡的Alpha,那么国木田除了要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和伤害摘除掉信息腺之外,还要忍受双重标记的折磨,最差说不定会落下终身的残疾。你真的要赌么?

“我……”

“要做。”最后一只蝴蝶在国木田身上收敛起羽翼,他睁开眼睛,“反正最后大不了就是摘除腺体而已,做吧。”

“不要做了,国木田君,万一失败了怎么办?我真的不在乎的。但是你……你可能就要一辈子坐在轮椅上了……”如果只是赌他自己,太宰毫不畏惧。但是如果牵扯到国木田,他真的赌不起。万一出了差错怎么办?万一他其实是弱势的一方怎么办?万一……

“太宰!”国木田拉住了他的大衣,芥子色的眼睛直盯进鸢色里,“我相信你。”

那一天的最后,当太宰走出侦探社医务室的时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直到看到他点了头,社内才再次活了过来。敦直接哭了出来,抽抽搭搭地抹着眼睛。镜花什么都没说,但是一直拉着敦的手。乱步看着太宰说:“你是国木田的天命,真的是太好了。”


 ------------------------------------------------------------------


刚刚关上花洒的浴室里水汽氤氲。国木田抬头就看到镜子里自己模糊的身影,那里还散落着些许不可明说的印记。没有擦干的水珠顺着发丝滚落,停驻在他还残留着些许不可明说的印记的肩膀上,最后向下滑过他的胸膛。他抬手摸上那里的皮肤,那里现在光洁如新。魔人曾经在他身上刻下的印记已经全部被与谢野医生的异能抹去,留下的味道也被太宰重新覆盖了。现在的他就是完全的,属于他自己的国木田独步。

浴室的拉门被拉开,太宰从国木田身后紧紧抱着他,任凭对方身上的水迹浸湿自己的衣服。

“在想什么?”太宰轻声问道,双唇在他后颈的肌肤上摩挲。

就好像是清除余毒需要长久服药一样,太宰还需要反复深刻地标记国木田许多次才可以完全抹消魔人遗留的印迹。

“没什么。”国木田依靠着太宰向后仰起头,把自己完全交托到这个矮了自己几公分的男人的身上。他伸手揉上太宰微卷的头发,稍稍用力让对方的牙齿压住自己的皮肤。

 

你是我的天命,实在是太好了。


让一个人至死都属于自己的方法 cp:太国←陀

读前注意事项:

角色OOC有,我真的非常把握不好太宰

ABO设定,Alpha太宰,Omega国木田,Alpha陀斯

有二设

有隐晦的强迫标记描写

角色死亡

BE

(HE翻转见评论)




============================================


让一个人至死都属于自己的方法

 

 

 


如何才能让一个人至死都属于自己呢?

 

太宰找到国木田的时候,他金发的搭档就安静地靠坐在衣柜前。在这个鼠作为据点之一的灰色建筑里,在一个很普通灰色房间里。黑色的床铺,黑色的衣柜,白色的国木田垂首靠坐在那里,双眼毫无神采。

“国木田君!”太宰冲到国木田面前抱住他的肩膀,“振作一点国木田君!与谢野医生马上就到了!”他想唤起搭档的意识,但是没能得到任何回应。

“国木田君,你怎么了?你看看我。”太宰托着国木田的后脑抬起他的头,在他的后颈摸到了一手黏腻。那是尚未干涸的血液,以及散发着Alpha气息的唾液。

国木田的腺体,被某个Alpha咬破了。

“是谁……”巨大的愤怒席卷了太宰的身体,但是瞬间,他就被更大的、莫名的不安与恐惧所淹没。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这种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没关系的,国木田君,回去以后总会有办法的……喂,国木田君,你说话呀!”太宰捧着国木田的头让他看向自己。但是回应太宰的,只有国木田那双空洞无光,瞳孔已经散开了的眼睛,以及在太宰手掌下的,虽然尚留余温却毫无起伏脉动的脖颈。

啊啊,对了,他明明应该知道的。他在踏进房间的一瞬间就该知道的,那曾经无比熟悉,现在却已然淡忘了的,血腥和死亡的气息。不,他并不是遗忘了。他只是因为不愿意相信而刻意忽略了。现在,那些气息乘着现实变本加厉地铺天盖地向他袭来,而他毫无招架之力。但是灵活的头脑却偏偏不知何为混乱一般,开始探求真相。国木田的马甲和衬衫没有破损,浓重的血腥气的来源必然是被掩盖在布料之下。太宰一颗颗解开国木田衣衫的纽扣,在那些织物之下,有张牙舞爪的暴行在等待着他。

在国木田的心口处,鲜血淋漓的死屋之鼠在疯狂地肆意嘲笑。在这片皮肤上刻画下这个图案的凶器被老鼠叼在嘴里,深深钉进了国木田的心脏,直至全部没入他的胸膛。而现在,那柄利器也贯穿了太宰的心脏。太宰压着几乎已经不会再流血的伤口,小心翼翼拔出那个凶器,然后甩得远远地。金属在地面弹跳滚动,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最后归于平静。他重新帮国木田系上扣子,拉平褶皱,整理得就像国木田每天早上出门前一样笔挺整齐。太宰用未被血污沾脏的那只手阖上那双即便再也不会闪耀光芒也依旧美丽的眼睛。国木田一直在等他,但是却没有等到。而现在自己来了,他该安心了。太宰抱起国木田,亲吻他的额头。

“没事了,国木田君,我们回家。”

 

如何才能让一个人至死都属于自己呢?那实在是非常简单。只要在得到他之后立刻杀了他,那么他就至死都属于自己了。

西伯利亚的鼠啃噬着花朵,在黑暗中发出嗤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