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游荡者00

手游扣糖 cp:太国

这次夏祭的国木田的卡面真好看啊啊啊啊啊!超想要!甚至涌起了为他氪金的冲动!寻求靠谱代充介绍。



而且这次夏祭国的这个技能,再想想之前夏祭宰的那个技能

所以说这夏祭就是宰夏祭放烟花,国夏祭就是看烟花么。你们要不要练技能都搭配着虐狗啊。感觉又是一大口狗粮啊。

而且宰和国的小扇子,都是牵牛花图案的啊!一起买的吧。这能叫情侣扇子么。

 

文野的手游总是这样隐形的发糖,跨着卡面发糖。受不了了受不了。




所以我现在超纠结的啊。复刻的圣诞乱步也很想要,而且那个池子已经砸了1000左右的湿透了感觉快出了。但是这个国也想要而且有保底SSR感觉能拼一下。可是我的石头不够了啊。而且强烈预感后半的卡池会出夏祭乱步。毕竟是推理的夏祭怎么能没有名侦探呢。这可,怎么办啊。

所以有没有靠谱的代充给介绍一下。

记梗和供梗

上周病理阅片和老师学看炎症,然后整节课下来后满满得都是梗,整节课都在忍笑。所以现在拿来和大家分享,同时也来做一个提供梗帮助大家拓宽脑洞的梗源。


1、在炎症反应中,其实只有化脓性炎症里是中性粒细胞居多,其他的时候主要是T细胞。巨噬细胞是比较少而且比较后期出现的,它们是清扫战场的细胞,负责清理掉死亡的免疫细胞的尸体。


2、免疫细胞吞噬太多抗原后就会死掉。细胞死掉后会裂解碎裂,失去细胞结构。也就是说,像black里那样唯美的水葬和本篇粉刺回里那样壮烈的尸山是不会出现的。因为死去的中性粒细胞没有全尸,只有残肢。脓液其实是中性粒细胞的断肢碎块堆积而成的。


3、细胞死亡裂解后的碎片对于身体来讲也是一种抗原,是需要被清除的异物。换一种说法就是,中性粒和T细胞跟看样作战久了之后自己也会变成抗原(当然现实中并不会或者变成抗原)。而巨噬细胞就会把变成抗原的他们杀清除掉。


4、急性炎症早期时也会出现大量中性粒细胞,是判断早期炎症的一个特点。然后早期炎症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充血,也就是红细胞会来很多。所以说白赤总是能遇到原因就在这里,因为他俩是同一种反应阶段会增多的细胞。


5、中性粒细胞的细胞核是呈分叶状马蹄形的。然后我就想到,所以中性粒你本来应该是骑兵来着吧。然后就觉得半人马也很好,化身为马的半兽也很好。他和红细胞可以拟化成处女和只有处女能看见的独角兽好像也很好!

然后紧接着我就脑补出了

白细胞:轻骑兵

红细胞:奶妈,营养师

T细胞:战士,狂战士

B细胞:法师

记忆细胞:学者

巨噬细胞:女仆→清道夫女仆

NK细胞:刺客

普通细胞:村民

有益菌:友好的幻兽

条件致病菌:中立的异兽

有害菌:不友好的魔兽

各种抗原:各种敌人

这样的西幻RPG设定。


6、癌细胞形成的肿瘤组织周边会生长出许多血管来为肿瘤组织提供营养。也就是说,虽然漫画里现在有很明显的癌→白倾向,看起来会是癌→白→←红的修罗场,但是实际上在人的身体里是癌→红←白的修罗场。


7、癌细胞是分化程度很低的细胞,越是恶性的癌细胞分化程度越低,分化程度越高、越能看出属于那种细胞的癌细胞越良性。也就是说癌细胞某种意义上来讲具有分化成任何一种细胞的能力。也就是说,嗯,漫画里的癌细胞要去拟态成其他细胞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现实角度来讲拟态得越像也就越没有威胁。




====================================

以上就是我的各种脑洞,如有需要大家可自行取梗。当然,如果产出以后能叫上我去吃粮的话我会更加更加高兴的。


PS:我不是医学专业,只是看片子需要了解一些皮毛知识,所以请不要问我更专业的问题和梗,我不知道。

2048和4989的肩车

重新看漫画的时候才发现的,在腮腺炎那一话里,因为战斗需要4989骑了2048的肩


结果战斗结束之后2048就骑回来了hhhhhhhhh2048原来你是这种人设的吗hhhhhhhh看把4989都压成什么样子了,你还笑得那么黑


而且还骑起来没完了hhhhhhh


旁边1146和应该是2001吧?两个人表情也很有趣。


话说我一直觉得4989应该是他们小队里身材最小只的那个,而且和其他的白细胞不一样,人家都走高冷风,就他走可爱风。

虽然这次2626没有出场,不过这一小队的白细胞我都很喜欢。

血色安魂曲 cp:非常非常微弱的白赤

读前注意:

cp感非常微弱,甚至可以当做是无cp。

一把大刀注意。

是一把大刀。




道路两旁的警灯发出刺眼的光芒,警报声伴着细胞们惊慌失措的尖叫声在血管中不断反射共鸣,愈加尖锐。细菌们还在源源不断地从伤口涌进来,而血小板们还没有把那个巨大的伤口堵住,不仅如此地面的震动反而更加剧烈了。不同与上次的只有伤口附近沦为战场的擦伤,如今在这个远离伤口的血管深处也有越来越多的细菌们攻了过来。而此前第一批奔赴战场的免疫细胞们一个都没有回来。

3803突然感觉到有人扯了自己的领子一把,然后就双脚离地整个人被提了起来。身处空中,她看到周围的细胞们或惶恐或焦急地指着她大叫着,然后变得更加骚乱。一直拉着她逃跑的前辈逆着人群向她伸出手呼喊着她的名字。而此时,她已经闻到了抓住她的细菌吐出的带着腥气的呼吸。

“呀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3803手脚乱蹬挣扎着,尽管她也明白这是徒劳无功的。他们红血球是不可能和细菌抗争的。但她就是不想放弃,她心里总是相信着,这个时候那个人一定会来救她的,所以只要再抗争一下,再拖延一会儿。

拉扯着自己的力量突然消失了,3803跌到了地上。

“红血球们赶紧去避难!”

熟悉的声音在3803身后响起,她回过头就看到挡在她身后的那个,她一直相信的背影。那人还依旧保持着手持匕首掩护着她的姿势。

“白血球先生!”

1146微转过头一边警戒着其他细菌一边看着3803:“你没事儿吧?”

“是的!”

“是吗,那就好。”确定了3803的确平安无事后,1146又把精力全部投入到了面前步步紧逼的细菌们面前。

“喂!白细胞你这家伙,在磨蹭什么呢,只不过是几个杂菌吧,快点把他们消灭掉。”

整齐的脚步声从3803身后渐渐接近后站定在她们身边。

“你们来了啊,杀伤性T细胞。”

3803从地上坐起来环顾四周,身边全部都是黑色和白色制服的军队,而其他的细胞只剩下她和扶着她的前辈了。

杀伤性T细胞看了她们一眼,附身大吼:“你们两个红血球怎么还这么悠闲啊!就那么想要溶血吗?”

“哇啊啊啊对不起!!!”

“红血球,你也快点逃吧。”

“嗯……”

“来,我们快点儿走吧。”前辈拉起3803的手向着后方跑去。

3803看着身后和自己背道而驰的免疫细胞们,她自己也知道,作为一个毫无战力的红血球,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但是尽管如此,她还是想要做些什么,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句话。

“白细胞先生,加油啊!”

她看到那个白色的身影一瞬间顿了一下,然后,义无反顾地向前冲去。

 

3803靠坐在角落里,和其他细胞们一起挤在这段被封闭的通路的尽头。警报还没有解除,作为毫无战斗力的细胞,他们除了逃命和等待以外什么都做不到。

“这次的时间好长啊,没问题吗?”“免疫系统已经启动了的话,应该没关系了吧。”“但是……”

不安和焦虑伴随着窃窃私语在刚刚逃过一劫的细胞们之间口耳相传。

“你要去哪里?”前辈拉住了突然站起来的3803。

“我,稍微去看看情况。”

“不行,警报还没有解除,说不定还有细菌……”

“没事的,我就去看一眼,马上就回来。”3803挣脱了前辈的手。

“等,等等!回来!”

 

3803没有回头。她不是去送死,也不是要去添麻烦。但是只是坐在那里听着其他细胞们的推测的话,她怎么也无法安下心来。没事儿的,她也经历过不少次战斗了,自有分寸。她就只是站在远处,远远地看上那么一眼就好。

所以,白血球先生请一定要平安无事啊。

 

 

当他们杀到战场中心的时候,那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尸海。细菌们和免疫细胞们的尸体体液在地面铺满了一层。这里或许会变成一片化脓灶吧,1146想到。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有退缩这个选项。

“杀啊!把细菌们全都消灭掉!”杀伤性T细胞的怒吼如同冲锋的号角,免疫细胞们迎着细菌的军团冲了上去。

从那之后到现在已经战斗了多久了呢?他的匕首有两把折断了,一把不知道打飞到什么地方了,一把嵌进细菌的身体里拔不出来所以丢了,现在手上这把也不知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他能明显感觉到身边的人数在减少,不管是细菌的还是血球的。但是他顾不得细数到底哪边人数减少得比较快。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已经完全是是在凭着身体的条件反射在战斗了。细菌们的体液溅在衣服上,像烂泥一样裹在身上,和他自己伤口的体液混杂在一起,随着湿透的制服陷进了伤口里。他的右脚大概是断了,这让他闪避的距离短了一步,结果被有两副利齿的细菌咬住了左肩和右手。于是他用左手掰过这个细菌的头一口咬上了细菌的喉咙。

就在他扭过头的一瞬间,他从余光瞥见了远处倒塌建筑上的一抹红色。他不可置信地看过去,看到那个红细胞躲在一根毁坏的支柱后边看着这边。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回来!

“为什么回来了!逃!快逃啊!”1146撕开细菌的喉咙冲着她吼道。

 

3803听不清楚1146在对她吼什么,她离得太远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已经哭了出来,因为她根本没有心思管自己。但是她知道自己现在必须要做什么。她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战场。她看见了,也只有她能看见,战场上还剩下的免疫细胞已经没几个了。

“来人!来人啊!救命啊!还有没有,还有没有免疫细胞在啊!救救他们呀!”她哭得跌跌撞撞,顺着来时的路跑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直到撞上一个柔软的身躯。

“哎呀,这里怎么还有个红血球?”那人扶住了她。

3803抬起头,看到了穿着女仆装的高大身影。是巨噬细胞。

她一把抓住了巨噬细胞的衣服:“巨噬细胞小姐!你快去救救他们!求求你了!白细胞先生他们……你快去救救他们!”

“我知道了,马上就去,在哪边?”

 

3803和一小队巨噬细胞赶到战场的时候,在那片尸海上还站着的就只剩下两个人了。1146的左肩被咬碎了,右腿也断了。杀伤性T细胞的左手似乎被撤掉了,右臂也血肉模糊。

“白细胞先生!”

1146好像听到了她的声音。他转过身拖着断掉了的右腿一步一拐蹭过来,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白细胞先生!得……得赶紧找医生过来……”3803顾不上脚下细菌和细胞们的残肢就要跑过去,但是却被巨噬细胞伸手拦了下来。

“退后吧,红血球。”巨噬细胞挡在了她的身前。

“巨噬细胞小姐?”

巨噬细胞没有说话,她沉默着着走向了战场上仅剩的两个人。“谢谢你们。你们战斗到了最后,保护了其他的细胞,干得漂亮。现在,你们可以休息了。”巨噬细胞对着二人行了一个军礼,然后扬起了手中的巨斧。

 

 

 

 

 

 

Tips:梗其实是源自于病理读片讲到炎症的时候老师教的一些小知识:

1、在炎症反应中,其实只有化脓性炎症里是中性粒细胞居多,其他的时候主要是T细胞。巨噬细胞是比较少而且比较后期出现的,它们是清扫战场的细胞,负责清理掉死亡的免疫细胞的尸体。

2、免疫细胞吞噬太多抗原后就会死掉。细胞死掉后会裂解碎裂,失去细胞结构。也就是说,像black里那样唯美的水葬和本篇粉刺回里那样壮烈的尸山是不会出现的。因为死去的中性粒细胞没有全尸,只有残肢。

3、细胞死亡裂解后的碎片对于身体来讲也是一种抗原,是需要被清除的异物。

 

 

 

 

PS:其实我觉得这个短片更适合用漫画表现。奈何我没有图力,所以,有没有人想要画?

无题 CP:白赤 白细胞x红细胞

我实在想不出题目了……大概应该是个刀。

难得我萌一次BG的cp,他们明明那么好,但是医学院那简短的课程知识却一直在对我说“看清现实吧”……不!我不想在这个时候想起这些知识啊!

所以说知道太多一点都不好,萌个cp都好不了了……


以下正文开始


============================================






他又看到那个红血球站在岔路口拿着地图四处张望了。对方在绞尽脑汁纠结许久还是没能摸清方向的时候也看到了他,然后仿佛看到救星一样一边叫着“白血球先生”一边向他小跑过来。

不过准确来讲,对方在叫的人其实并不是他,而应该是之前的某一个中性粒细胞U-1146。是某一个已经死亡后,被自己继承了记忆和情感的U-1146。而自己作为现在的这个U-1146,此生与红细胞AE-3803尚是初次见面。

作为一个白细胞,他的一生毕竟过于短暂。他想起某个金葡菌曾经说过他们中性粒细胞就是杂兵。那个金葡菌并没有说错。他们游走于身体各处,寻找着入侵的抗原与之战斗。若是不幸阵亡便被会巨噬细胞吞噬清理掉,所幸迄今为止好像还没有被AE-3803目击过自己破败的残肢被巨噬细胞吞噬的样子;或是堆积成一滩脓液,所以直到现在他看向脓液的时候也还是会下意识紧张怕真的看到自己未被清理掉的尸体;若是得胜活了下去那就要继续奔赴下一个战场继续与抗原厮杀。即便足够强悍到不被任何抗原击败,作为白细胞本身的寿命和几十倍于自己的红细胞相比也是如朝露秋虫一般短暂。

他被按照这个身体所以录下的遗传物质塑造成型,在骨髓中诞生之前就被赋予了U-1146记忆和情感,于是苏醒后便天经地义地延续着U-1146的生命。不过想来也是,身体中的细胞何止千千万,若是给每一个出生后又死去的细胞赋予一个独一无二的名字的话,帽子上的铭牌就算长到缠满全身怕是也写不下。他休息放空的时候偶尔会突然想到,自己这样到底算是带着前世记忆的轮回呢,还是一个获得了他人记忆的新个体。有的时候他也会想是不是应该去问问那些整日的工作便是复制自己的普通细胞们,在面对自己的复制体和母体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或许下次再见到那个癌细胞的时候和他多聊上那么两句也不是不可以。那个死而复生又被消灭,却还是等待着下次再见的细胞似乎思考过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哪怕一次闪现过把这种事情告诉那个红细胞的念头。他无法告诉那个在骨髓怀念着幼年生活的红细胞,当你还没从幼儿园毕业的时候,与你相遇的“那个”白细胞就已经到了该在战场上拼杀的年纪。他也无法告诉她,自己或许并不是那个从肺炎球菌手下救了她的白细胞,也不是那个带着她参观了不同的身体器官,在她独自完成全身循环时偷偷跟着他的那个白细胞。

他开不了口。他简直可以在眼前具象出AE-3803在听到这些推测时脸上震惊又悲伤的表情。所以他开不了口。

而且,他到底是不是曾经的那些U-1146,又有什么关系呢?中性粒细胞U-1146保护者红细胞AE-3803,陪伴那个乐观坚强的迷路红细胞经历过细菌和病毒的入侵、熬过了中暑、挺过了失血性休克,然后一起喝着茶一边透过表皮的毛细血管壁沐浴着从外边的世界的阳光一边看喷嚏炸弹炸出绚烂美丽的烟花。这是在数以兆计的芸芸细胞中只属于U-1146和AE-3803的宝贵而不可动摇的事实,而自己也会将这个事实继续书写下去。

“白细胞先生,怎么了?”AE-3808在U-1146面前晃了晃手。

“没什么。”U-1146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你是又迷路了?不是之前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之前一直循环的路径今天因为施工被封锁了所以……”AE-3803不好意思地嘿嘿笑着。

“你接下来要去哪里?”

“要把养分送到胃部,然后从小肠取养分送到颈部。”

“我正好也要到那附近去巡逻,我跟你一起走吧。”

“真的!太好了!谢谢您,白细胞先生!”

没错,又有什么关系呢?就算这个自己明天就会死去,也依旧会有下一个中性粒细胞U-1146来陪伴她。这就足够了。


我这个号是时来运转了吗!这个号从开服开始只抽限定池子这是第一次出我想要的限定卡,也是第二次出限定卡!(第一次限定卡是前几天想平一下概率的时候来的泳装镜花)。看来找到自己不同游戏的欧气时间段还是很重要的。最近两个号三次出SSR都是同一个时间点。啊啊啊,社长啊~~~~~~~ 



个人感觉社长的白值技能和队长技都不错,目前的第一张光炮。唯一可惜了的是武侦阵营里核弹技能的SSR人物不多,白值也比港黑的核弹低了一些。而且社长是目前武侦阵营唯一一个队长技加队伍攻击的SSR,可是加攻范围限定在武侦阵营,而武侦阵营没有别的SSR可以和他配合把攻击再推上去一节。

相比之下这次新出的森医生SSR的技能就占了很大便宜,港黑不仅核弹强力,重力使、普芥、黑时宰也都能和他的队长技配合叠加。只不过医生的主动技很没用。毕竟游戏目前的通关策略就是一个干字,唯有攻击力才是王道,其他减伤减状态之类的辅助技能基本没用,加血技能稍好但是也比不上攻击力。希望以后的关卡设计上能更加突出一些辅助的价值就好了。

手游扣糖——第三发(太国)

话说之前半年活动加龙头活动的池子惨烈得我直想退游……把之前一直没动的主线没领的奖励石头全都打了取出来去抽重力使和织田作的限定池,结果出来的全都是普池里的卡。看着好友的小伙伴们渐渐全都换了重力使,我心如死灰。这下我砸在重力使上的石头已经绝对超过快5000了,连根毛都没见着。要不是这个时候事务所升级让我看到了仿佛太国的糖一样的东西,我是绝对挺不过来的了。

这是事务所全部升到40级的时候的样子。


看!我在国木田的身边发现了什么!是一件驼色的大衣耶!看这颜色,这不就是太宰的那一件吗!难怪宰你的大衣不见了。可是,你的大衣,为什么会挂在国木田身边的衣架上呢?真是一个令人深思发人深省的问题。


其实,后来冷静下来仔细看看,由于Q版的关系,并不能很肯定这件衣服到底是长款还是短款。但是颜色绝对是同一个颜色。文野的手游是十分尊重原著的,而在原作中并没有出现过国木田穿外套的镜头。也就是说,这件如果是还原原作中的服装的话,那就只能是宰的那间大衣。如果是游戏原创的短款外套,那和太宰那件长款风衣,不就是情·侣·装·了吗!话说我又想到了原作中他俩很微妙的那套不知道是不是情侣装的情侣装,详见http://lynndreamsky00.lofter.com/post/3e2be6_125e35b4

所以不管是哪种情况,都是一大口糖不是吗?禁不住脑了糖糖的画面片段。


场景一    外套是太宰的那件的情况。

       在经历了一上午和太宰的斗智斗勇劳心劳力之后,面对繁复的文书工作,国木田终于低挡不住午后昏昏欲睡的困意,趴在办公桌上闭上了眼睛。原本只是打算小睡一会,但是不知怎的就彻底陷入到一片温暖的包覆中彻底失去了意识。

       不知道过了多久,意识开始浮上水面的国木田下意识地拢了拢身上那片温暖的布料,行动带来的感觉回归让他渐渐清醒。又挣扎了大概一分钟左右,国木田终于从桌子上直起身子。他还没有戴上眼镜,模糊的视线里是休息之前完成了一半的文件上密密麻麻的字迹,变换着屏保图案的电脑,还有一杯之前还没有的散发着香气与热气的咖啡。他伸手去拿眼睛,随着胳膊抬起伸直的动作,他感到什么东西从他身上滑落。国木田一边戴上眼镜一边去摸那个东西,拉到眼前看到的是那件熟悉的驼色大衣。国木田看着手中的大衣,又转头越过电脑看向躺在沙发上的那人。太宰还是枕着手臂挂着耳机一脸惬意,也不只是做了什么美梦还是在享受音乐。

       大衣,咖啡,太宰治。就算脑子没有乱步和太宰那么好,国木田也还是侦探社的主力调查员。他把那件驼色大衣挂在身边的衣架上,心想,就等太宰起来以后再道谢然后教训他怠工吧。

       敲击键盘的声音再次在事务所响起。



场景二    外套不是太宰的那件的情况。

       敦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侦探社下班的时间。他回到座位的时候正好对上国木田收拾好东西。

      “国木田先生已经要走了吗?”对敦来讲,不加班的国木田是很新鲜的。

      “啊,难得今天能按照计划完成工作。”国木田一边从衣架上取了外套披上。

        “咦?这件外套是国木田先生新买的吗?”

        “因为天气开始转凉了啊。”国木田看着依旧穿着那件衬衫的敦,微微皱了下眉头,“你也是,和镜花什么时候去买几件厚衣服。已经入秋了。你们这几个月的工资应该够的吧。”

       “啊,好的!”敦答应着,眼睛却还盯着国木田那件无比眼熟的驼色外套。明明是新买的外套才对啊但是就是眼熟啊。

          事务所的门突然被推开,太宰操着他的高声调走了进来。“国木田君还没好吗?好慢啊!”

        “马上就好啦。”

       “真是的,我是为了什么才忍了一天没有去自杀的啊。”

        两个人就这么一来一往搭着话离开了事务所。敦看着两个人并排的背影突然恍然大悟。对啊!是太宰先生的大衣嘛!虽然长短不同,但是颜色和其他的地方不是一模一样吗!

       谷崎:“是情侣装呢。”

      与谢野:“哎呀是情侣装呀!”

      乱步:“是情侣装。”

      贤治:“这个就是情侣装呀!城里人真时髦!”

      直美:“直美也想和哥哥穿情侣装!”

      社员们在事务所里一句搭一句。原来是情侣装啊,难怪这么眼熟。咦?情侣?敦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后知后觉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P.S.  毫无关系的吐槽,我后来在之前抽出了重力使的抽抽了小号里两发出了织田作,但是这个号已经完美错过了所有的活动和活动卡。卡和事务所的等级也是白班一片。现在正在纠结要不要换到小号上来玩。

这是前一阵的突然想到的,是说ABO真的是一个非常美味有意思,但是不能深想一旦深想就会打开新世界大门的设定啊!

先说现今的设定状态,绝对通用的部分是在青春期分化的时候才能诊断出第二性别。

在关于器官的有无上,一种设定是说O会有特有的器官而B会缺少某个器官。然而其实这两点是冲突的,因为如果某个性别有或缺少特有的器官的话,那么在出生的时候就完全可以鉴别出所有性别了。

第二种设定是,不同性别的器官只是有是否会发挥功能的区别。这样的话也就是说,是青春期开始产生的激素刺激了不同性别器官的发育与否,然后决定了第二性别。但是,既然是由激素决定的,那么也就是说可以靠人为的施加化学和药物影响来左右器官的发育,即,左右一个人的性别。而且因为所有器官都是所有性别共有的,所以这种性别的转换是无缝衔接的;而不需要通过外科方式进行器质性改变,所以这种性别的影响可以是消无声息地进行的……总觉得这实在是太糟糕了……




互相请喝酒的这一段终于动画化了!

话说两位老师的表情神同步啊!真是太有夫妻相了。




相泽老师说请欧叔喝酒的时候那个偏头挠脖子的小动作,还有欧叔背地里戳相泽老师胳膊的小动作,都实在是太可爱了。




桌子底下戳戳胳膊说悄悄话什么的,简直就像青涩的学生。

还有相泽老师,总觉得他偏过头去大概多少是害羞了。


我一直觉得相泽老师是那种心思细腻缜密,情感丰富内敛的人。他是那种能用做的绝不用说的,能直接达到结果绝不会多费一丁点精力在解释说明上的人。而且还是个刀子嘴豆腐心难得能说出什么话还大多都是不太好听的表达方式。说出口邀请欧叔喝酒表达感谢什么的,大概已经突破他的耻度了。所以最后真正的“感谢”两个字还是得接着酒劲儿才能好好说出口。


相泽老师不仅心思细腻缜密,情感丰富内敛,而且还极度不善表达,这一点在他对孩子们的教育上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从开学伊始他就看出欧叔对出久格外上心,所以期末考的时候特意把出久安排给欧叔让他好好提点出久,动画里相泽把话说明了但是漫画里其实是没说出来的;他一眼看出轰和八百万的问题所在,然后一边说着期末考里自己不该扮演帮助他们的角色,一边实际上把他们的问题全部指导解决了,被治愈女郎说成是天真的男人;他对爆豪心理的透彻了解更是直接得到了爆豪妈妈的肯定。后来执照考试晚上爆豪和绿谷打架,被欧叔带回来以后他明明已经气成那个样子了但是还是先帮他们包好伤口然后才捆人,之后也好好安排了两个人的就医指导。夺回Eri作战会议的时候,因为敌联和可能参与的关系,他本来不想让绿谷参与,但是因为知道绿谷一定会去,所以干脆让他堂堂正正参与,然后放在自己眼皮底下看好。发现了绿谷因为之前没有帮助Eri而消沉,是他说出了最能开导绿谷心境的话。之后也是他去给御茶子做心理辅导。相泽他是真的护犊子,也真的很爱他的学生们,包括那些被他开除的学生,就连JOKER也说他是不是爱上了他们。但是性格原因导致相泽不知道怎么用温柔的方式表达他对学生们的关爱,他只能做出一些很别扭、很容易让人误解的举动达到他的目的。

最新一话里,所有人看到电视里转播的安德瓦和脑无的战斗饿时候都是在担心安德瓦和轰,只有相泽注意到先让Eri回避这种镜头。

虽然之前一直觉得对于A班来讲欧叔和相泽就是慈父严母的配置,只不过自从带了Eri以后,意外发现了相泽操心老妈的另一面。


其实我一直觉得,相泽隐隐约约是知道欧叔和绿谷有特殊关系的。但是他不是爆豪,欧叔不说他也就不会问,他表面上接受欧叔给出的一切理由,然后把疑问埋在心理。如果哪一天他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我一点都不意外。





想在雄英1-A加上Eri和三巨头真的越来越像一个大家庭了,所以,希望大家的爸爸妈妈的欧叔和相泽老师能一直在一起!


漫画伏笔埋的真长啊

重看小英雄黑道篇的时候,不停地发现作者伏笔埋得真长真深啊!巨神兵原来那么早就出场过了!不仅从篇幅上还是时间上,都很早就出场了!

我们先看看巨神兵正式出场的定妆照


定妆照和出场台词里一共有三个标志点,挂在脖子上的收音机、OFA的仆人身份、突出的下犬齿。


然后是从篇幅上,较早的,英雄杀手篇的最后


那高大的背影!森林!和收音机!毫无疑问是巨神兵!


其实到这里的伏笔还算好,但是万万没想到,巨神兵在切岛的回忆中也出现了!还是切岛改变的一个契机!



同样的收音机,称呼某人为主人,还有突出的犬牙!

这个时间点是小英雄们初三填报升学志愿的时候,而且原作下一页立刻就说到了淤泥时间,所以这个时候也就是差不多出久和欧叔初遇之前一点的时间点。

而且收音机中广播的内容也很有意思。我现在强烈怀疑“跳人”的翻译,其实是因为巨神兵口齿不清错说了欧尔麦特的名字发音而造成的。


头两次看这里的时候完全都把这边当成独立事件了。第三次看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这个大块头原来就是巨神兵!然后不得不佩服作者埋伏笔的技巧之高。








然后,吐一个无关紧要的槽。

重看小英雄黑道篇漫画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之前忽略但是发现后就不吐不快的bug。百万学长的个性透过,漫画中甚至很科学的解释了“因为光线也会透过所以发动技能的时候是眼前是黑的”,但是啊!被光线透过的话,学长本身也是会变得“看不见”的啊!会变透明的啊!虽然是知道看漫画向来不能压物理大师棺材板的,但是这个,明明之前很完美的压住了,怎么最后一刻还是掀起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