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游荡者00

一个同人游戏设计的脑洞

算是刚开始补全职吧,然后突然冒出了个脑洞。先说为啥没有人冒出过做个对战类型的同人游戏出来的想法呢?技能设定都摆在那儿了都不用凭空想了,感觉做出来肯定好玩儿啊!要是能联机更好玩啊!

退一步说ACT也不是不行,人物太多就只做各队队长和重要人物,一个战队负责一张主场地图。一周目的时候只能选叶修的君莫笑,一路打上去通关拿奖杯。二周目起初始画面能选战队和人物,选完了以后其他的战队队长成员地图什么的就是关卡地图和BOSS,兴欣叶修君莫笑固定做最后的隐藏大BOSS,也是一路打上去,最后通关就拿冠军奖杯。多好玩儿!也能做成联机模式,但是联机就只能选相同战队的。而且联机的话关底BOSS也就相应变化模式,双人联机就2v2,多人联机就团战。那些换过战队的还能有双重身份两套皮肤多种组队方式。

要不是我没看完原著,我都想做了。当然以我的水平大概最多只能做出ARPG而已。ACT是我永远的执念。

刚刚不知为何突然脑中一闪想到个问题。这几天看首页上喜欢全职的小伙伴们都在为了电视剧化之后的剧情和演员而哀嚎,但是为什么没有人为了电视剧里怎么表现游戏竞技画面而担心呢?话说这可和当年电竞之王不一样,毕竟荣耀这游戏,他有原型但是没本体啊!而且我也不相信制作方会为此专门编出一套程序来(毕竟这工作量抵得上个游戏DEMO了)。那竞技画面怎么表现呢?真人实景+CG特效?真人+CG背景CG特效?全CG?不管哪一种想想都是灾难不是么?难道要靠各种左右分屏上下分屏无限反复脸部特写眼部特写手部特写观众特写和解说来体现竞技的激烈!?

所以说啊,人性天生就是贱。只不过有的人有自觉,会憋着,会自我提醒自我改正。而有的人就觉得天经地义的不耍得淋漓尽致不痛快。 

有的人,每个月都给他颗糖,给久了就觉得是理所应当了,渐渐地那糖也就不觉得是糖了,怕是与那白米饭也没有不同。若是哪次糖的口味不合了他的臆想,就一并觉得发糖的那人也变得惹人生厌起来,变得不配做糖不配发糖,恨不得再也不要从事这个职业得好。倒是那三五年给一次糖的,拿到时便是千恩万谢感恩戴德,那糖也不只是糖了,仿若是那千年的灵芝新采的燕窝,是那天下无二的珍品。若是有旁人说那每月一次的糖也依旧甜蜜,或说那两方的糖口味也并无差异,那这旁人便成了他眼中不配吃糖的贱民,或是只知下咽充饥、不知品味鉴赏的愚民了。要我说,这种人就给永不给他糖吃,吃不到了,也就想的不多,心中也就少了那许多愤懑不满了,太平也清净。

一个大概是Fate?的脑洞

大概是因为最近肝FGO的FZ联动有点猛,不知怎的脑海内突然闪过了半个Fate  paro的设定。不知为什么就突然觉得“原本是为了守护人理的降灵仪式,后来人类实现愿望的私欲而将其降格而成为了圣杯战争”这一点,和“原本是为了祛除毁灭星球的星灾的水晶和戒指,最后却被当做能获得力量成为世界之王的宝物而争夺”这一点;以及爱丽的人造人属性和普朗普特的(极有可能是)克隆人属性这一点,总觉得微妙的很像。结果剧情没想完整,反倒是先脑了一套卡牌设定出来。然而我是个图力零的写手……这个时候就好想要自己会画画啊可恶哦哦哦哦哦!

以下是卡牌的设计:


诺克提斯•V13Saber红卡x2;蓝卡x2;绿卡X1;   红卡宝具:幻影剑•巴哈姆特的荣耀:对敌方单体发动无视防御的超强大攻击&降低防御(3回合)[Over Charge时效果提升]


诺克提斯•XVSaber红卡x2;蓝卡x2;绿卡X1;   蓝卡宝具:幻影剑•究极之刃:对敌方全体发动强大的攻击+己方全体增加NP[Over Charge时效果提升]


诺克提斯•天选之王Saber红卡x2;蓝卡x2;绿卡X1;   红卡宝具:幻影剑•慈父的安息之刃:赋予自身无敌贯通效果(3回合)&对敌方单体发动无视防御的超强大攻击+自身攻击力大幅增加(3回合)[Over Charge时效果提升]


普朗普特•V13Archer红卡x1;蓝卡x1;绿卡X3;   绿卡宝具:未见破晓的银色子弹:赋予自身必中状态(1回合)+对敌方单体发动超强大的攻击&大量获得暴击星[Over Charge时效果提升]


普朗普特•XVArcher红卡x1;蓝卡x1;绿卡X3;   绿卡宝具:幸运的星光:对敌方全体发动强大的攻击+大量获得暴击星[Over Charge时效果提升]


伊格尼斯Caster红卡x1;蓝卡x3;绿卡X1;   蓝卡宝具:贤者之炎:对敌方全体发动强大的攻击+己方全体HP回复 [Over Charge时效果提升]


格拉迪奥Saber红卡x3;蓝卡x1;绿卡X1;   蓝卡宝具:二天一流:对敌方全体发动超强大的攻击&高概率赋予晕眩(1回合)[Over Charge时效果提升]


格拉迪奥Shielder红卡x2;蓝卡x2;绿卡X1;   红卡宝具:试炼之盾:对敌方单体发动超强大的攻击+己方全体的防御力提升(3回合)[Over Charge时效果提升]


艾汀•使骸Avenger红卡x3;蓝卡x1;绿卡X1;   红卡宝具:幻影剑•千年星之暗:对敌方全体发动无视防御的强大攻击&赋予诅咒状态(3回合)&大幅降低防御力[Over Charge时效果提升]&减少Charge


艾汀•王储Ruler红卡x1;蓝卡x3;绿卡X1;   蓝卡宝具:集哀痛于己身的未选之王:消除己方全体负面状态&增加防御力(3回合)&增加异常状态抗性(3回合)&每回合HP大幅回复(3回合)[Over Charge时效果提升]+赋予自身麻痹状态(2回合)[负面状态]


艾拉尼娅Lancer红卡x3;蓝卡x1;绿卡X1;   蓝卡宝具:自天而降的龙枪:对敌方单体发动强大的攻击+自身NP增加[Over Charge时效果提升]


尼克斯Berserker红卡x3;蓝卡x1;绿卡X1;   红卡宝具:晓光屹立的旧城墙:对敌方单体发动超强大的攻击+赋予自身攻击力增加状态(3回合)[Over Charge时效果提升]&灼烧状态(3回合)[负面效果]

 

 

 

 

 

 

关于剧情的设定,虽然说是Fate  paro,但是用圣石水晶和戒指替换了圣杯和小圣杯,其他的概念也有不同的揉在了一起的设定。因为我对Fate系列并不是特别死忠和了解,所以Fate厨和原著党和考据党现在可以就不往下看了,因为肯定和原设不一样。

CP的话大概是XV诺普和V13诺普 

 

剧情:

 

某天在诺克特的公寓里看到了诺克特为了英灵召唤而做的准备的咒语小抄的普朗普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只是因为念出了笔记上的咒语,结果就在诺克特的公寓里用诺克特做练习的魔法阵召唤出了职介Archer的V13普。非常震惊的另外三个人迫不得已只能告知普朗普特他卷进了什么危险的事情。之后在城堡的仪式场,诺克特召唤出了作为Saber的V13诺。然后普朗普特就很自然的和诺克特结成了同盟,Archer因为和Saber的前世因缘所以也是赞同的,但是V13普从来都灵体化避免和Saber碰面。另一方面Luna则是召唤出了作为Berserker的尼克斯。因为Luna知道路西斯召唤英灵是肩负祛除星灾的使命的,所以也是帮助诺克特的。

同时,帝国方面,艾德拉皇帝受到宰相艾汀的怂恿也进行了英灵召唤想要夺取圣石。目前已知的事召唤出了作为Lancer的龙骑姐姐。但是艾德拉皇帝并不知道艾汀其实是很早以前遗留下来的星灾的化身,他的目的是通过夺取圣石水晶将唯一能杀死自己的力量掌握在自己手里。

之后尼福海姆和路西斯围绕着圣石水晶的归属开始了战争。战争的最后,取得了胜利祛除了星灾杀死了艾汀的诺克特向圣石祈愿,希望让被艾汀作为容器使用掉的普朗普特能回来。而同时在水晶内部遇到了Archer的普在被V13普问有什么愿望的时候,也想起了自己的愿望是想要一直和诺克特在一起。于是圣石发动了作为许愿机的力量将普朗普特复活送回了现世。诺克特和普朗普特能幸福生活下去的Happy End。

 

 

 

 

诺克特:作为路西斯的王子,和历代路西斯的王族一样背负着召唤英灵,连通六神之力祛除星灾的使命。召唤的Saber既是英灵,同时也是自己的先祖。最后承接了先王、水晶和六神的力量,发挥了水晶的英灵召唤原本的机制,打败了艾汀,祛除了星灾。之后依靠水晶许愿机的机能唤回了普朗普特。

普朗普特:路西斯的普通小老百姓,无意之中召唤了Archer,之后一直帮助诺克特。实际上,他是尼福海姆为了替代光耀之戒承接水晶的力量而制作出的克隆人,并且是第二个达到了定点的杰作。在Archer落败被艾汀杀死后被艾汀带走并作为连通水晶的钥匙而使用掉了。最后靠着水晶的力量复活回到了现世。

V13诺:作为Saber现界的英灵,同时也是路西斯的先王,诺克特的祖先。生前也进行过水晶的英灵召唤仪式来祛除星灾,但是没能彻底成功。其结果就是和星灾融合后作为星灾化身的艾汀一直残留到了现在。喜欢的人是V13普,但是生前没来得及告白就和对方迎来了死别,此世也没能来得及在Archer被杀害时赶上。

V13普:作为Archer现界的英灵,和普朗普特一样是尼福海姆制作的克隆人,另一个达到定点的作品。喜欢V13诺,但是碍于身份一直没有说明这份感情。生前和V13诺一起战斗,虽然曾因为制造者的原故被迫背叛V13诺,但最后还是回到了V13诺身边。在战胜帝国军后却被帝国强制发动作为光耀之戒替代品的机能使用掉了。此世作为Archer在和星灾化身的艾汀的战斗中落败后,被幻化成V13诺的艾汀杀死。在水晶内侧与普朗普特相遇后帮助他回到现世。

尼克斯:生前和V13诺一起战斗过的,路西斯的英雄。为了保护当时的神巫,抵抗星灾的怪物和帝国的攻击强行戴上光耀之戒承接水晶的力量。也正是因为这个功绩和英雄传说而成为了英灵。此世被同为神巫的Luna召唤,作为Berserker现世。为了路西斯能取得胜利祛除星灾,如同生前一样,在发动了宝具后死去。

 

光耀之戒:六神赐予路西斯,连通水晶,承接水晶和六神的力量的至宝。当星球面临灾难的时候,路西斯可以通过戒指获得力量召唤英灵和六神,祛除威胁星球的灾害,保护世界。

尼福海姆的克隆人:尼福海姆作为光耀之戒的替代品而制作出来的存在。由于光耀之戒只承认路西斯的血统,作为尼福海姆方面,如果想要运用水晶的力量就必须找到替代品,基于这样的理论设计制作出来的就是“尼福海姆的克隆人”。失败品被做成魔道兵投入军队,而其中达到“真品”地位的两个杰作就是V13普和普朗普特。所以V13普既是普朗普特的先祖,也是他的兄弟。然而讽刺的是,他们两个全都不是在尼福海姆的实验室中依据设计成长,而全部都是在路西斯,在路西斯王族身边成长起来的。

 

 

 

 

 

 

以上。

大概就是这样半瓶子晃荡乱七八糟的设定。

 


FFXV通关感想

昨天到今天集中了两天,一口气把FFXV从九章冲到二周目。开了二周目后黎明的标题画面之后才终于放下手柄缓一缓。

整个过程我的心情真的是大起大落跌宕起伏。

我其实是实现视频通关过的,我本来以为收到的冲击会小很多,然而我错了。其实正相反,因为知道未来无法改变,对于亲手吧他们推向那个未来反而心理更沉重了。

水神战后露娜沉入海底的时候眼泪就那么啪嗒啪嗒流下来了。不是嚎啕大哭那种,是喊不出声发泄不出来的难受。

我记得在哪个故事里看过,说是人死后灵魂会保持着自己最快乐的时候的样子。在那片吉尔花花海里,露娜先是十几岁的少女时的模样,然后最后是执行水神启示的时候的模样,而并没有我们最常见到的那身装束,也就是电影里边的模样。如果说这就是露娜最幸福的时光的话,那么露娜最幸福的时光都是真真切切的和王子在一起以及能帮得上王子的时候。我一直觉得王子和露娜之间的感情或许亲情多余爱情,但是不管是哪一种爱,露娜是真的真的很爱王子,全新的希望能帮助他。

列车上把普酱弄丢了的时候,在宰相的幻境里我把两个选项都看了。如果选择下边那个“你是什么意思”的话,普酱会多解释几句,其中有一句是“我这么做对我有什么好处啊”。列车这一段在知道真相的情况下其实很虐的。因为普酱其实在各种意义上是完全符合王子对艾汀的形容。一直围着身边转对应普酱从小学高中开始就围王子一直到现在是一样的,全都是你害的对应普酱战斗力不足这一点。尤其普酱心里应该一直都是很没自信的那种,每次科尔将军和格拉迪奥夸他有进步的时候他都不会接受,都会说果然是错觉自己果然还是不行。而普酱说的“我这么做对我有什么好处啊”,也能看出他是真的只把王子当最重要的朋友,完全没想到过自己的事情。毕竟从兄弟情的动画里就能看出来了,一般人钥匙能跟王子搭上话的话都绝对会觉得自己能得到好处。


然后就推到了被很多人骂的十三章。其实我倒是觉得十三章还好。大概是我一开始就把他当成探索解密游戏而不是RPG了吧。解密游戏的话,精髓就是来回找东西和开门,而明确告诉你该到哪儿拿什么东西开什么门的解密游戏,多么亲切啊!不过探索十三章的时候是半夜十二点,刚开始躲巡逻的魔道兵的时候还是挺怕挺紧张的。然后后来突然有开窍了,把他当成要躲怪的恐怖解密游戏就好了啊!我们可是有戒指的主角,我们可以打怪啊!能在追逐战和躲避战里打怪的恐怖解密,多么爽歪歪!然后就顺利推到普酱牢房门口了。然后在回合前的最后一个宿舍里换了格拉迪奥线。这条线里我就是一遍往前冲一遍念叨格拉迪奥,之前是谁看王子走得快一点就吼他等伊格尼斯的来着?这轮到自己了你不是也没管伊格尼斯就自己往前冲吗!虽然有的时候伊格尼斯冲的比你还快。不过固定动画的时候,不管是之前遇到宰相还是之后开新的门,格拉迪奥倒是都会把伊格尼斯拦在后边自己先去探路。

然后两批人马很顺利的汇合之后,我就兴奋的去救普了。在操作普酱牢房门的监控房间里,我怀着搞事情的心情拍了很多监控上普酱被绑的画面。然而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我搞了多大的事情……

进到普酱的牢房的时候我又把每一个牢房都仔细看过,然后发现,不仅普酱的牢房看上去是最特别、一开始似乎就是为了什么事情专用的一样,而且普酱牢房旁边的房间里,竟然还放着茶壶茶杯话筒和闭路电视!我强烈怀疑之前宰相就是坐在这里看王子实况,然后顺便还给普酱直播的。救下普以后我还给牢房照了几张相。那里边锁链手铐药品试剂样样俱全,讲道理,现在说宰相和普酱玩儿过什么Play我都信,什么我都信!

回来的路上因为习惯了一直跑着,我就也跑着了,结果就被普酱吼了让我慢一点等一下。我才反应过来普是刚救下来可能跟不上,结果一回头,发现不是普跟不上,是伊格尼斯妈妈跟不上了!当时就觉得我普酱怎么这么暖心!连格拉迪欧都不再吼我让我等伊格尼斯了,他还记得要等着伊格尼斯!明明自己也重伤了,还是先想到别人!

然后在经过监控房间的时候,因为好奇心就作了今天最大的死。我想着,既然救出普酱了牢房的监控里不知道什么样了应该空了吧拍张照片纪念一下救出普酱吧。然后镜头一拉,我就看见过监控的画面上,赫然还绑着个普酱!我瞬间凌乱了,整个人都在颤!这到底是制作组没想到会有我这样的变态闲得回来看而疏忽了还是说监控不是实时的而是照片模式还是说是在暗示什么!?我去我好慌啊!

这时候普酱因为我把伊格尼斯落在门外边了,吼了我一次。这次突然就心一惊,这,这真的是我的普酱吗?虽然我的普酱很暖很可爱,会一直扶着伊格尼斯,会给伊丽丝让座位,但是,我的普酱之前从来没有吼过我!这,这真的还是我的普酱吗!? 

看来一切只能等六月DLC为我们揭晓真相了。


再然后就是推到最终战。去王都的路上,王子问伊格尼斯天亮了能不能感觉出来。他是真的希望即便看不见,伊格尼斯也能和别人一样亲身体验到,黑夜结束了,黎明和白昼终于回来了。最终战的时候意外的没有觉得下不了手,大概是因为那个时候是我和王子和另外三个人都做好了准备吧。不过结局之后才是大刀……这是真谛!



现在已经顺利突入二周目了。我要把一周目所有的事情都忘掉,然后开始永远快乐的二周目!飞行的雷加利亚我来啦! 


两……两个普酱!?

天哪天哪天哪!我发现了一个超可怕的画面啊!我们从帝国基地里救出普酱以后,回到前一个监控室,那里的监控画面上,还绑着一个普酱!这,这是制作组的bug么?还是说监控画面不是实时的而是储存的照片?我现在只能相信监控上是照片模式了啊!这太可怕了!





今天突然觉得的,这次的限时狩猎任务,总有点“英灵守护路西斯”的感觉。尤其是最后一个打贝爷的任务,限制要求是15章通关。因为我游戏本体还卡在水都,所以我就算现在等级大概能和贝爷拼一拼我也接不了贝爷的任务。但是把任务和游戏本体的时间线重叠一下想的话,就是说在15章之前140级的贝爷还没有出现没有成为人们生活的威胁,自然15章前是见不到它们的。而15章之后的时间点,王子他们都死透了,是连靠着安布拉回到过去都不行的了,但是却只有在这个时候他们才可以和140的贝爷打。而且再看这次的任务目标,里变只有怪物没有使骸,和15章后使骸被彻底消灭也是吻合的,是一个已经没有使骸威胁的时间点了。

再看看任务强度和15章之后的世界。世界那个时候属于长夜结束百废待兴的状态,幸存下来的人类大概怎么养活自己都是个问题,不太可能大规模整顿军备。而龙骑姐姐和科尔将军,也是一个四十出头一个都奔六了。15章的时候看的话,世界上最强的战斗力肯定是王子,而据网上看到的消息,王子他们打贝爷也不轻松。那两只140的贝爷对于龙骑姐姐科尔将军他们肯定也是很重的负担,对幸存的人们来讲也是个巨大的威胁。

所以说,这次任务,尤其是最后打两个贝爷,其实是已经死了的王子他们的英灵回来帮还活着的人驱除威胁的任务。   







最后容我再喊一句,所有二周目不一样的游戏,都是搞事情!

小于万分之一的百分百 cp:诺普

许久不写文已经退化成小学生文笔。

魔改13章。

话说是看到那个从冷冻仓?里抛射出魔道兵的那一幕想到的,要是这里边的魔道兵真的都是普酱的复制体、要是还能看到他们正常的人类形态的脸的话,王子会怎么想呢?







小于万分之一的百分百

cp:诺普

 

Noctis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眼前所见的一切。巨大的圆形大厅里从下到上整整齐齐码放着一排又一排的培养仓,一直到高耸得他已经看不到尽头的顶部。每一个培养仓里都有着相同的人形——金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可爱的雀斑。他们闭着眼睛,所以Noctis看不到他们的眼睛,但是他知道他们的眼睑后边有着怎样清澈的蓝色瞳孔。整个大厅简直就像是什么东西的陈列室一样,Noctis拒绝为这个“什么”冠上名字,但是某个单词还是从他的唇齿间随着气息吹出。

“Prompto……”

本该是极其诡异而又震撼的场景,但是或许是冲击实在是太过巨大,Noctis一时间竟然反而什么情感都感觉不到了,只是觉得有一团巨大的什么东西堵在他的喉咙口压在他的胸腔里,吞不下又吐不出,就这么凝滞在那里徘徊不去。

培养仓中的他们全部都被数条管线束缚拥抱着,在注满淡蓝色培养液的仓体中沉睡着。仿若胎儿沉睡在母亲的羊水中,仿若逝者沉睡在棺木中。而Noctis极力控制自己自己不要朝着后者做联想。他们都还活着。Noctis看着间或从呼吸器中漏出上升的小气泡对自己说,他们都还活着。

 

“欢迎欢迎!路西斯的王子殿下,不,现在已经是国王陛下了吧。”带着调笑的声音从扩音器中传来,再这个圆形的空间中环绕回荡。“欢迎来到Prompto的故乡。”

“Ardyn……”Noctis咬紧了牙,声音低沉得像愤怒的野兽。

“哎呀,我之前说过了的吧?Prompto是在这个要塞里出生的。准确来说的话,嗯,他应该是在这个房间里出生的呢。那个时候,他们还都是小小的婴儿呢。所以这里该怎么说呢?他的诞生地?闺房?啊,对对,这个形容好像不错哦,Prompto君的闺房。本来也应该在这里成长的,那个时候他是怎么逃跑了的呢?”

“你到底要说什么?Prompto在哪里!”决定结束掉对方无意义的对话,Noctis直击问题的核心。对方把他引导来这个房间,肯定不是为了向他证明“你看,Prompto的确就是出生在这里的哦”这么单纯的事情。

“好凶啊,这是问问题的态度么?”扩音器那边传来好像很受伤的声音,但是Noctis现在甚至能再脑海中描绘出对方嘴角上扬的弧度。“喂,我来告诉你一件好事吧。Prompto他啊,就在这里哦~”

“什么?”就在这里?Noctis下意识地环顾四周,然后他突然领悟了什么一样,抬起头着那些一直排放到穹顶的培养仓。

“对对,就想你想的那样。”Ardyn显然已经通过监视器看到了Noctis的反应,这次已经完全不掩饰自己的笑声了,“来,来做选择吧,你的Prompto君在等着你呢。”

Noctis慢慢走向一侧的墙壁,这个时候他才得以仔细得看清楚仓门后边的每一躯体。仓门后边的这些人虽然乍看上去一模一样,但是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些大大小小各不相同的伤痕。有的人布满了淤青;有的人身上有着一道一道巨大的伤口;有的人虽然被管线固定在一个与他人无意的姿势但是还是可以看到骨骼不自然的扭曲;还有的人身体的一部分已经变得和人类不太一样了,紫色的纹路从变色的皮肤处向四周延伸着,像是藤蔓或者菌丝在侵蚀着健康的组织;甚至还有的人的连肢体都已经残破不堪了;当然也有很多人完好无缺,仅仅是静静地沉睡着。

 

“Prompto君,会不会身上全都是撞伤呢?从火车上掉下去了,怎么说都会受到不小的冲击吧。划伤什么的大概也不会少吧。啊,这么说的话,当时就骨折了也说不定啊!”

“不知道Prompto身上有没有带着回复药啊,有那个的话,伤口就都能痊愈了吧。”

“他之后会不会遇到使骸或者怪物的袭击了呢?只有他一个人的话,不知道能不能应付的过来呢?就算被咬掉一两条手脚什么的也是正常的吧?毕竟你看,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和从小就接受训练的你们不一样,能活下来就是奇迹了吧。”

“你说,他会不会被冻伤了呢?如果他要追你的火车的话,要徒步经过冰神的亡骸的所在地的吧。那里可真冷啊。”

空旷中唯一的声音停顿了一会儿。像是在等着Noctis整理得到的信息然后做出选择一样,等着他慢慢走过一个又一个培养仓。但是只是过了一会儿,Ardyn的声音又再次响了起来,就好像是为了要排解无聊一样。

“那个啊,你觉得,如果是我把Prompto君放进这里边的话,那之前我会和他玩儿什么样的游戏呢?我会鞭打他么?还是用小刀在他身上刻上印记呢?电刑的话,好像也不错的样子啊。又或者,我已经把他变成使骸了呢?”

“你闭嘴!”Noctis终于无法忍耐自己的愤怒,他对着扩音器那边的宰相破口大骂,“杀了你!绝对杀了你!我会找到Prompto,然后就去杀了你!不管你躲在哪里我都会去杀了你!”不过虽然这么说着,但是Noctis心里除了对于Ardyn的愤怒,更多的则是对于自己的焦躁。如果还能使用路西斯王家的魔法就好了,那样的话,顺着魔法的联系很快就能找到了,但是现在他却握不住这条联系着他和Prompto的线了。

“哈哈哈哈哈哈,那样的话,你可要快点加油找到Prompto君了。”Ardyn饶有兴趣地看着屏幕上Noctis的身影。“或许你可以一个一个地叫醒他们,然后问问他们是不是你的Prompto,如果不是的话杀掉就好,就像你之前杀掉那些使骸和魔道兵一样。不过,你觉得我会不会对他的脑子动什么手脚?或许我已经抹掉了他所有的记忆;又或许我已经给他植入了魔道兵的程序,他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你。说起来,你之前杀掉的魔道兵里,真的没有他么?说起来,你知道他的编号么?在手腕儿上的。那个是为了管理他们而给他们打上的,唯一特有的编号,知道那个的话就能一下子找到了吧。”

“那种东西,从来没见过。”Noctis想起了Prompto从不摘下的护腕。

“哎呀糟了!那样的话是我戳破他的小秘密了!不过反正我已经戳破这么多了,也不差这一个。”Ardyn故作惊讶的声音只让Noctis觉得更加暴躁,而那个声音随机有变成了玩世不恭的调笑,“不过嘛,我倒是觉得你就算随便挑一个也可以啊。反正,作为克隆体,他们全都是一样的。”

“你好烦人啊!Prompto才不一样!他和他们才不一样!他是……”

“好好!你的Prompto是不一样的!”就像是敷衍小孩子一样,Ardyn打断了Noctis的咆吼,“那么就好好加油吧,国王陛下。”

这之后,扩音器就被切断了。大厅里重新回归到连电流音都没有的寂静中。只剩下因为Ardyn最后的话语而震动的空气的嗡嗡声。

Noctis看着面前一个仓门后的人的脸庞,双拳因为过度攥紧而颤抖。

Prompto是不一样的。

就算在这里的成千上万的人,他们有着同样的外貌,同样的诞生过程,甚至连DNA的排列都是一模一样的,但是那个灵魂却是唯一的。那个鼓起勇气要和他交朋友,摔倒后面对自己搀扶的手却递出了手上相机的人,那个因为自己一句无心之语就默默努力了六年,那个远远低躲在后边看着他的少年,那个拍着他的肩膀说着“初次见面”的少年,在这个世界上就只有唯一一个。那个陪着他一起度过了少年时代,一起路过了这段旅程,一起和她分享了那么多酸甜苦辣的人只有唯一一个。那个他深爱着,同时也深爱着他的人,这世界上只有唯一一个。那是不论血统还是基因都不发复制的,独一无二的存在。

现在,Prompto被混在成千上万个和他有着一样DNA序列的人里,被选中的概率不到万分之一。而就是在这不到万分之一的概率里,他和Noctis相遇、相知、相伴然后相爱了。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就是彼此的全部,是彼此的百分之百。

而现在也是同样,再Noctis尚未做出选择的时候,找到Prompto也只是不到万分之一的概率而已。但是一旦Noctis做出了选择,那么不论对于Noctis还是对于Prompto,一切也都变成了百分之百。对还是错,输还是赢,不再是这种绝望中海透露着希望的暧昧,一切将成为绝对。

“Prompto,我一定会把你找出来的,等着我。”

如果之前是命运让我和万分之一中的你相遇,那么这次就由我自己抓中万分之一中属于我的全部。

 

 

 

 

 

 

 

Prompto做了一个梦,在被不知名的管线束缚了身体夺走了行动的自由;在被可怕的面具夺走了发声的能力;在被渐渐溢满整个仓体的培养液夺取了视野,仓门外笑着看着他的红发宰相的身体也变得模糊破碎,最后终于连意识也融化在了黑暗中之后,他做了一个梦。

在那个梦里,他听到了Noct的声音。他听到Noct说会找到他,他听到Noct的脚步声在四周徘徊。他挣扎着想要睁开眼睛,或者哪怕是能动动手指也好,他想要告诉Noct“我在这里”。但是怕那他用尽浑身的力气,他还是一丝一毫都动弹不得。无法掌控自己身体的无力感让他怕得想哭。然后,在完全没有距离感和时间感可言的黑暗中,他听到了仓门打开的声音和Noct焦急地呼唤他的声音。他忽然觉得不再那么害怕,也不再那么急着挣扎着醒来了。因为他的王子已经找到他了,他相信当自己张看眼睛的时候,一定会看到Noct就在自己身边。那个时候,他一定要告诉他,自己不是冒牌货,自己就在这里。Prompto这么想着,安心地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

开放结局,自由心证。

王子选对了就HE,普酱听到的就是王子打开自己的仓门的声音;王子选错了就BE,普酱听到的就是王子打开别的仓门的声音,梦就永远是梦了。


闲聊一句,话说那啥啊,虽然看到过很多宰相当着王子面儿玩儿坏普酱的作品,但是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写宰相一边玩儿坏普酱一边把自己使骸的体液强灌进普酱嘴里身体里的Play呢?这种“看啊,我不仅玷污你的最爱还把他变成你的敌人我的同类了,你再也救不到也他治愈不了他了。”的感觉……挺带感的不是吗?为什么P站也好AO3 也好都没有呢?还是说会想到这种Play的我才是唯一的变态?


不过话说其实我是亲妈来着嗯……我还是希望他俩好好的嗯。

眼瞅着就六月了,马上就能知道普酱那一枪为什么要哭,那个魔道兵面具后到底是什么样的脸了嗯。




 

 

 

 

 


一个把FFXV魔改成恋爱养成AVG的脑洞

一个把FFXV魔改成恋爱养成AVG的脑洞

 

是个虽然主线流程不会有大变化但是背景基调整个魔改的脑洞。

使骸不是人和动物变得,只是单身人士(FFF团团员)怨念形成的怪物。

帝国和路西斯关系虽然不好但是没有开战。

王之剑们都活的好好的。

恢复邦交的签约仪式上的动乱只是因为寂寞的空巢老人帝国皇帝想要逼婚路西斯国王,这样就可以有人叫他爸爸然后就可以享受天伦之乐。十二年帝国前进攻特涅布莱也是同样的原因,所以女王没有死(当然也没有和皇帝结婚),只不过是瑞布斯和露娜被收做义子义女被迫叫了海德拉皇帝十二年的爸爸。

诺克特和露娜暂时还没有订婚(毕竟恋爱AVG的脑洞,都到订婚这一步了还能有别的情感结局实在很奇怪)。

诺特提斯只是为了避免以后管帝国老头子叫爸爸(或者妈妈)而踏上了寻求诸神和先代诸王之力和祝福的恋爱之旅。三个队友加上露娜和艾汀都是可攻略对象,顺带还能打出格拉迪奥x伊格尼斯、格拉迪奥&科尔将军或者艾汀x普酱的副cp。路上那些露营任务和选项什么的加的都是好感度。

最后真王拯救世界也不用在王座上献身,而只要在王座前结婚。

 

 --------------------------------------------------------------------------

 

以下是一些脑洞出的情景和对话:

 

第一次在贾迪那的旅店过夜的时候:

格拉迪奥接过报纸

伊格尼斯:“所有的报纸都一样。”

普朗普特:“雷吉斯陛下,要再婚了。”

诺克提斯:“哈?”

伊格尼斯:“雷吉斯陛下被逼婚了。对象是帝国的海德拉皇帝。”

格拉迪奥:“昨天夜间,签字仪式席间帝国提出了和国王陛下联姻的建议,露娜公主和诺克提斯王子也都同意了这段婚姻。”

诺克提斯:“给我等等啊!”

 

 

一行人赶回王都城,路上看到帝国的飞艇普朗普特感叹到:“那里边都是帝国的聘礼吧这可真是下了血本了。”

在王都门前,王子给科尔将军打电话:“喂喂,科尔么?我现在再王都门口,我回不去了。而且这是怎么回事儿,老爹要再婚了?我还同意了?我怎么什么都没听说?”

 


和科尔将军汇合后:

诺克提斯:“能不能解释一下?不是签邦交协定么,怎么突然有要政治联姻了?还是和我老爹?老爹什么都没跟我说过。而且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我可不想管帝国那个糟老头子叫爸爸!”

科尔:“你在说什么呢王子!就算万一最后真的联姻了,那也绝对是雷吉斯陛下才是攻。”

诺克提斯:“不是的科尔,我也并不是说就想叫那个老头子妈妈。总之,老爹的伴侣就只有我妈妈一个人,别的什么人我都绝对不会承认的!说吧,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科尔:“去获得先代诸王的力量打败帝国。无论如何都要阻止这场联姻。”

诺克提斯:“那当然!”

 

 

之后就是愉快的开车旅行钓鱼做饭,顺便拿拿诸王和六神的力量和姻缘祝福的恋爱之旅了。

 

 

在雷斯塔伦遇到伊丽丝询问王都情况的时候:

伊丽丝:“王都的状况,不是特别好。从签字的那天,国王陛下和海德拉皇帝就开始打了,我离开的时候,还打得不可开交。现在陛下把屏障收拢在城堡周围,保护普通的市民不受他们战斗的波及,我父亲也在里边支援陛下。听负责传话送饭的克劳小姐说,帝国皇帝觉得陛下和我父亲二打一不公平,但是陛下说皇帝一直在召唤使骸所以不公平也是对他们吃亏。而且,王都也开始出现使骸了。据说可能是民众里有‘明明有魔法屏障但是却传出恋爱的酸臭’,‘明明是在打但是却觉得是在秀恩爱’这样的流言的关系。女王陛下现在正在王都里忙着设立地标让年轻人至少能有安全约会的地方,德劳托斯将军和尼克斯他们王之剑也在努力清除出现的使骸。但是长此以往下去的话,王都里就该没人能谈恋爱了。克劳小姐还说,她不想再每天跑进跑出传话送饭了。”

 

 

从瀑布后边的迷宫回雷斯塔伦的时候:

伊丽丝:“明明谁都没有说过加列德以前在城堡里工作过的事情,但是,他突然就被帝国的人绑走了!”

格拉迪奥:“为什么?”

伊丽丝:“好像是陛下说,婚礼一定要和他当年结婚的时候一模一样才有谈判的可能性,而参加过当年婚礼筹备的人已经不多了,而且没有人比加列德更清楚了。”

塔尔科特:“诺克提斯王子……”

诺克提斯:“对不起,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阻止婚礼,把你爷爷救出来的。”

 

 

取回雷加利亚遇到瑞布斯的时候:

瑞布斯:“为什么被选中举行座前婚礼的王会是你这种长这么大连恋爱都没谈过的小屁孩!?”

诺克提斯:“那你又干了什么?不仅不阻止这场婚礼,还出卖露娜说她也同意了!”

瑞布斯:“让你管那个老头子叫爸爸总好过我和露娜管他叫爸爸!”

诺克提斯:“这就是你帮着帝国的原因!?”

瑞布斯:“本来十二年前那老头就是冲着雷吉斯陛下去的!要是那时候你爸爸妥善处理好了,他也不会一直缠着我妈妈,还逼着我和露娜叫他爸爸!你不知道这十二年来,我们不仅每天要叫他爸爸,还要随时准备着接受他‘亲子间爱的拥抱’是什么感受!但是只要他和雷吉斯陛下结婚了,以后他就只会缠着你去叫他爸爸了。”

诺克提斯:“你别想了瑞布斯,就算万一他真和我老爹结婚了,我也只可能叫他妈妈。我爸爸一定是攻!”

普朗普特:“那个人是?”

伊格尼斯:“瑞布斯大人是露娜殿下的哥哥,特涅布莱的王子。但是十二年前帝国突然向特涅布莱驻兵,他和露娜殿下也都被海德拉皇帝收为了义子义女。不过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当年原来是因为这种原因。”

 

 

 

在打瑞布斯的时候:

普朗普特:“那个,是使骸吧?但是瑞布斯应该不缺仰慕者啊,他怎么可能是FFF团团员呢?”

瑞布斯:“不能,谁也不能和露娜结婚!我不承认!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臭小子配得上露娜!婚礼什么的,看我让婚礼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诺克提斯:“瑞布斯我虽然知道你多少有点妹控,但是到了这个程度已经很危险了啊你!”

格拉迪奥:“很危险么?啊,不过我倒是很能理解她。想想伊丽丝的话……”

伊格尼斯:“格拉迪奥,你也很危险啊。”

 

 

 

 

在水晶里和巴哈姆特的对话:

诺克提斯:“尸骸是什么?”

巴哈姆特:“从恋情无法圆满的人的嫉妒和哀怨中诞生的怪物。”

诺克提斯:“艾汀是什么人?”

巴哈姆特:“两千年来谈恋爱从来没有一次成功过的可怜的人。”

诺克提斯:“我该做什么?”

巴哈姆特:“再王座前举行让所有人都没有不满和怨恨,得到诸神、先王和世人的祝福,让即便是恋情不顺的人也感受到幸福的完美的婚礼。”

 

 

最后,王子在水晶里让六神打扮了十天以后,在王座前和心爱的人举行了隆重的婚礼。世人被这段恋情感动,使骸从世界上消失,人们重新迎来了可以安心自由的谈恋爱的时代。

 

 

 

 

关于结局婚礼的脑洞

IF 王子露娜结局(毕竟官方)

雷吉斯:“一直以来,十分感谢你一直支持着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能看到你们幸福,是我和你母亲共同的愿望。”

女王:“诺克特,如果不介意的话,你以后也可以叫我妈妈。”

诺克提斯:“谢谢您,女王殿下,不,妈妈。”

海德拉:“那么也叫我爸爸。”

诺克提斯:“不,你就别想了,我是不会叫你爸爸的。而且露娜以后也该管我爸爸叫爸爸了,你也可以断了露娜那条念想了。”

海德拉:“你!”

诺克提斯:“没关系的,你看,你还有瑞布斯呢。他有一天也会结婚的,那时候不仅有人叫你爸爸,以后还会有人叫你爷爷呢。”

 

IF诺普结局(我的私心)

雷吉斯:“没关系的,打起精神来,被我儿子打败不丢脸。”

海德拉:“但是一想到倾尽我整个帝国的心血研究竟然打不过一个臭小子,你让我怎么看得开。”

雷吉斯:“毕竟我儿子是天选之王嘛。对了,婚礼你也来参加吧,你可能得和我一起主持。”

海德拉:“我不去,去了也只能看着你身边子嗣环绕。你儿子又不会管我叫爸爸。”

雷吉斯:“可是另一个孩子是尼福海姆人。虽然很小就被路西斯收养,他的养父母也肯定会来参加婚礼,但是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子民。”

海德拉:“你怎么不早说!”

婚礼上

海德拉:“有尼福海姆出身的你和诺克提斯王子的婚礼作为两国友好的象征实在再合适不过了。我想你就做我的义子吧,这样你和诺克提斯王子也能算是门当户对了。”

普朗普特:“哎?这,这个……”

诺克提斯:“我和普朗普特不需要门当户对这种东西,你就别想他叫你爸爸了。从今往后他也是该管我爸爸叫爸爸了。”

 

IF王子王盾结局

克拉鲁斯:“……”

格拉迪奥:“……”

伊丽丝:“恭喜你哥哥!不过以后可不许欺负诺克特啊,不然我不会原谅你的。”

克拉鲁斯:“王之盾要一直保护着王,这一点再结婚之后也不能遗忘松懈。”

格拉迪奥:“我知道了。”

雷吉斯:“老朋友,今天不要那么严肃了。”

 

IF王子军师结局

雷吉斯:“从小的时候开始就是你在一直照顾诺克特,今后也要拜托你继续照顾他了。如果是你的话,我是很放心的。”

伊格尼斯:“是,一定。”

诺克提斯:“要是以后的饭里能没有蔬菜全是肉的话就好了。”

伊格尼斯:“诺克特,饮食搭配要健康才可以。”

 

IF王子宰相结局

诺克提斯:“你的事情我都在水晶里听说了。自己恋情失败就搞出这么多事情。不就是结婚么,来啊,我跟你结!”

艾汀:“哎?”

诺克提斯:“但是要你穿婚纱。”

艾汀:“这样的可从来没听说过。”

诺克提斯:“你打不过我的所以你没得选。”

 

IF格拉伊格副结局

雷吉斯:“老朋友,我们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克拉鲁斯:“和塞恩提亚家的那孩子……以前完全没有注意到过。”

伊格尼斯:“果然,我们还是等到别的时候再……”

诺克提斯:“不是挺好的么,一起办呗。”

 

IF格拉迪奥&科尔副结局

格拉迪奥通过试炼拿着科尔将军的刀离开之后,众BOSS来到吉尔伽美什身边。

吉尔伽美什:“虽然通过了试炼是很好,但是为什么总觉得那个年轻的王之盾离开的时候有点怪怪的?”

恩齐都:“说到底,原本是为了测试王之盾的实力的试炼,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通过试炼的王之盾就能得到祝福获得好姻缘’的了?那个王之盾的年轻人来的一路上一直念叨这个,出去的时候好像还很高兴。吉尔伽美什你还管这个了?”

吉尔伽美什:“我当然不管。说起来姻缘的话,之前贤王来找我,说是有热闹问我看不看。”

恩齐都:“什么?”

吉尔伽美什:“好像雷吉斯那小子要再婚了,真成了说不定会变成座前婚礼。”

恩齐都:“等等,被选中举行座前婚礼的不是他儿子么?”

吉尔伽美什:“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听说现在十二王都聚在路西斯看热闹。那,咱们去不去?”

恩齐都:“去去去,当然去!有热闹不看白不看。”

 

IF宰相普酱副结局

艾汀:“在这个晴好的天气里举行的盛大婚礼真是太完美了,不愧是真王殿下,恭喜你结婚。”

普朗普特:“恭喜你,诺克特。”

艾汀:“对了,我们的婚礼日期也已经决定好了,到时候请务必光临。”

诺克提斯:“艾汀,如果你以后敢欺负普朗普特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艾汀:“怎么会,我很疼他的。”

普朗普特:“啊,哈,哈哈。”

诺克提斯:“普朗普特,要是他以后敢欺负你你就回路西斯,我会帮你教训他的。”

艾汀:“就算你这么说,但是就凭你?别忘了你有的幻影剑我也有,真打起来的话说不定谁输谁赢呢。”

诺克提斯:“那又怎样,我还有戒指呢。而且诸王说了,我结完婚我父亲就活着晋升,到时候我还有我父王的剑你可没有,拼幻影剑我也比你多一把,怎么看都是我赢。”

 

 

 

 

 

以上

大概就是这样槽点满满的欢乐的魔改脑洞。

等我二周目通关玩,又有时间又有鸡血,并且确定绝对不会被挂的话,说不定,大概,可能,会做出游戏来。

做不出来的话,就只当个脑洞吧。

所以,这么魔改我到底会不会被挂?


想到一个虐梗:

百年之后,灵幻死了、茂夫死了、律、辉气、将、芹泽……人类的大家全都寿终正寝往生去了,只剩下还是依旧没有成佛的恶灵小酒窝一个人留在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人会破坏小酒窝成立的宗教,也没有人阻止小酒窝,他终于成为了新时代的神。

但是成为神之后,小酒窝虽然受到人们敬畏敬仰,但是却再也没有人能和他一起插科打诨,欢笑打闹了。人们赞颂他,把最好的一切奉献给他,但是却没人能和他一起喝一杯酒分吃一份章鱼烧。小酒窝在人群中偶然看到和故人长相极其相似的人,但是他们也只是用和其他人一样热切但是疏离的眼神仰望着小酒窝。

小酒窝拥有了无比强大的力量,但是却非常寂寞。人们的信念和对神的想象不断地施加在小酒窝身上,也改变了小酒窝。最后,小酒窝终于也不再是小酒窝了。留在那里的,只是新时代的神明大人而已。